Hot Topics 娛樂追蹤

Owen 鄧浩然 草食男萬歲 (1)

2014/08/24 (星期日)

女兒國裡一男丁

近年流行一種新人類,叫「草食男」。這種男性族群低調被動,溫文有禮,對事業、愛情和人生都沒有很大野心,更不會主動追求,就像草食性動物,對誰都沒有攻擊性。

Owen Tang of "Owen on Fire" (Sun 8am, FM96.1) is a gentle and reserved person by nature and there is a name for this kind of super nice guys - the Herbivore Men. Instead of hunting aggressively, they are more passive and are content to live humbly and unattached.  How common is this Herbivore Men phenomenon? In Japan, more than 60% of the men in their 20s considered themselves Herbivore Men.

Owen 鄧浩然 草食男萬歲 (1)

可能有人會將「草食男」和「宅男」混為一談,但和「草食男」相比,「宅男」層次太低,根本連邊兒都攀不上(倘有得罪,抱歉抱歉)。

單看表面,兩種人都喜歡窩在家,但「宅男」一般不修邊幅兼有社交障礙,遭受異性唾棄;「草食男」卻剛剛相反,他們乾淨整齊,心思細膩,加上沒有攻擊性和佔有慾,因而極受女性歡迎,有價有巿。

在環境富庶的今天,「草食男」已逐漸成為主流,換句話說,粗豪的喬峰已 out,溫柔的段譽抬頭。

要了解「草食男」無需走遠,信手拈來就有本台的 DJ Owen 鄧浩然「週日燃燒」Sun 8am, FM96.1)。

Owen 說他和二家姐長得最像,現在二家姐在香港當老師。
Owen 說他和二家姐長得最像,現在二家姐在香港當老師。
 Owen 小時候甚麼都好,就是喜歡坐在沙發上撒尿,但不吵不叫,令媽媽哭笑不得。
Owen 小時候甚麼都好,就是喜歡坐在沙發上撒尿,但不吵不叫,令媽媽哭笑不得。

Owen 生於知識份子家庭,父親是律師,母親是護士。父母少年時雙雙赴英留學,畢業後在倫敦工作,父親在律師行上班之餘還在唐人街開了一家蚊型戲院,專門放映華語電影,在尚無錄影帶和 DVD 的年代,這門獨巿小生意還是有點賺頭的

連誕下兩個女兒後,Owen 父親決定回港執業,Owen 和小兩歲的妹妹就是在香港出生的。

家有三姊妹,作為家中唯一男丁的 Owen 從小就習慣在女人堆中成長。

「我自小就順得人,凡事無所謂,所以家姐們總是拉著我玩煮飯仔(家家酒),要不就把我扮成洋娃娃。到我讀幼稚園,二家姐還會趁媽媽不在家時偷偷把我帶出街,其實她自己也只是個小學生,所以只能到商場嘆冷氣,或去文具店看貼紙。」

被二家姐牽著鼻子走的,其實還有音樂路向。「讀小學時我二家姐已上中學,開始聽英文歌和陳百強張國榮等粵語流行曲,每天早上在客廳準時播放,為我打開了音樂之門,我喜歡音樂,就是從那時開始的。」 

小時候經常到三藩巿探望祖父,圖中左面兩位穿相同衣服的是 Owen 的姐姐,其餘三人是堂姊和表姊,Owen 算是萬綠叢中一點紅。
小時候經常到三藩巿探望祖父,圖中左面兩位穿相同衣服的是 Owen 的姐姐,其餘三人是堂姊和表姊,Owen 算是萬綠叢中一點紅。
 仍然是清一色女兒國,由 Owen 數起是妹妹、二家姐、媽媽和大家姐。大家姐已婚,Owen 現在和媽媽及妹妹同住。
仍然是清一色女兒國,由 Owen 數起是妹妹、二家姐、媽媽和大家姐。大家姐已婚,Owen 現在和媽媽及妹妹同住。

破天荒最勇

因為 Owen 的爺爺和外公分別住在三藩巿和溫哥華,所以 Owen 自小已年年隨父母來美加旅行,兩位姊姊也在中學期間到溫哥華讀書。

Owen 小學和中學就讀男校聖若瑟,完成中三課程後舉家移民溫哥華,之後爸爸因工作關係回流香港,所以家中只有 Owen、媽媽、兩個姐姐和一個妹妹。

多得小時候天天煲英文卡通片,Owen 來到溫哥華完全適應,順利的續升 grade 10。到報讀大學,因為沒甚麼明確的目標,也沒有特別想讀的科目,便跟隨大眾選讀商科,不是很喜歡,但也不討厭。

被動的 Owen 人生中最最最破格的一件事就是做廣播。話說讀大學期間,Owen 無意中聽到本地的義工電台「合眾之音」招聘 DJ,一向喜歡音樂的 Owen 居然壯著膽子去應徵,之後開始在「合眾之音」做一些簡單的幕後工作,還主持音樂節目。

「但這個節目我每個月只主持一至兩次,因為『合眾之音』其實沒有屬於自己的頻道,它只是在某個頻道租賃了部份時段,所以 on air 時間不多,一個節目可能由幾個 DJ 輪流做。 」

但不管節目時間長短,Owen 對廣播的興趣卻是一下子被發掘了,他不但到 BCIT 修讀廣播課程,還同時參加了本台的「後浪DJ 訓練班」,以 Owen 的性格來說,這已是最積極的追求理想。

Owen 鄧浩然 草食男萬歲 (1)

被攔途截劫搶入電台

進入「後浪 DJ 訓練班」Owen 依然一貫的低調內向,但有些事情是藏不住的,例如一把好聲音。

如果你聽過 Owen 做節目,一定深有同感,Owen 的聲線溫柔悅耳,一聽難忘,相信他從小兒開始已聽慣讚賞吧?

「哪有,普通而已。」似乎被我讚的有點不好意思。「但受爸爸影響倒是真的,他做律師,說話時的抑揚頓挫會很注意,對我可能有潛移默化的作用。」

既有一把好聲音,又有做電台的經驗,再加上正在 BCIT 修讀廣播理論,先天條件加上後天培養,潛質早已被後浪的導師、亦是當時的助理節目總監 Helen 看中,Owen 剛讀完後浪第一期,就被通知說他無緣進入第二期,不是他的成績夠不上,而是他的成績太好,不用讀了,乾脆就來上班吧。

自此之後 Owen 一直在電台工作,最初做 production assistant 和主持深宵節目,之後調任週末的早晨節目。現在除了主持星期日的「週日燃燒」,還負責星期一至五早上的交通消息,週末更是我們戶外現場直播的固定主持之一。由星期一至星期七,聽到 Owen 那把磁性聲音的機會還真不少。

「我沒所謂,公司派我做甚麼便盡力而為囉。」

「週日燃燒」所播的歌有新有舊、有快有慢、有中有英,全都是 Owen 精挑細選而來的。「每星期我都固定來電台聽派台新歌,每次都很期待。雖然真正好聽的未必很多,經篩選後大概一個月幾首吧,但每發現一首好歌都會令我開心半天。除了在電台揀歌,我也會到圖書館聽歌和借歌。」

專程到圖書館借歌?不麻煩嗎?「反正我經常進出圖書館的,因為我的正職是一名英語補習老師。」8 月 31 日,我們就來聽聽 Owen 的補習生涯,還有他作為這個時代的特產 - 草食男的心底秘密。

〈location sponsored by Fogg n' Suds Restaurant and Beer Bar @ the Holiday Inn, 10720 Cambie Road, Richm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