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Ginny 纖纖非弱質 黃苡涵 (1)

2015/05/24 (星期日)

牛排男跟魚排女的愛情故事

大部份人都不知道,Ginny 黃苡涵「七點 ZONE 了沒?」M – F 7pm, FM961)的台語其實很溜很標準,因為她在高雄出生長大,母語其實是台語。

Ginny Huang of "7PM Zone" immigrated to Vancouver when she was only in 6th grade. Since her grandparents in Taiwan were very old at that time, her parents spent most of the time in Taiwan, leavng Ginny and her 2 siblings and 4 cousins to the care of a domestic helper.

Ginny 纖纖非弱質 黃苡涵 (1)

Ginny 的爸爸是高雄人,Ginny 媽則從墾丁到高雄唸書,之後在當地的銀行上班,跟同樣在銀行當 teller 的 Ginny 爸是同事。

因為 Ginny 爸看起來有點壞壞的,所以 Ginny 媽最初對他非常抗拒,但相處下來,發覺這個男孩子性格雖然有點衝,但宅心仁厚,兩人性格一凹一凸,居然是絕配。

「我爸媽很妙,談戀愛時每次約會都到同一家餐廳點同一樣的套餐,我爸永遠點 A 餐吃牛排,我媽永遠點 B 餐吃魚排,到現在兩人要是到外面吃西餐,還是這樣牛排魚排一成不變。」

但說他們是最合拍夫妻,還得數他們可以為了家庭分工合作,甚至能隨時互換崗位。

「我爸後來到我爺爺的建築公司上班,之後自己出來開公司,我媽就成為他事業上的副手。之後我們家為了孩子的教育決定移民,但一直跟我們住的爺爺奶奶年紀已經很大,奶奶又中過風,我媽放心不下,就兵分兩路,熟知兩老脾性的媽媽留在高雄繼續經營建築公司兼照顧翁姑,爸爸則來溫哥華帶孩子。」

Ginny 媽留在老家內外兼顧固然不易,但 Ginny 爸做家庭主夫也一樣是極大的考驗,因為一直以來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一家之主,忽然變成為採買洗切煮全搞定的一家之煮,當真要樣樣從頭學起。

「我爸好厲害,下定決心學做菜,真的用心做,煮的非常好。而且他做菜跟做生意一樣,預備周詳,計算準確。這個星期每天中午晚上要煮甚麼菜,一樣一樣寫下來 ;甚至晚餐的配菜每人五朶花椰菜球、四片豆干,也清清楚楚的計劃好然後跟著買,我跟我姐就會取笑他:『有必要計得這麼準嗎?好龜毛哦…』」

Ginny 自小三代同堂一起生活,因為媽媽一直有上班,所以生活起居都由爺爺奶奶照顧,跟兩位老人家特別親。Ginny 讀中學時兩老先後離世,對 Ginny 的打擊很大。
Ginny 自小三代同堂一起生活,因為媽媽一直有上班,所以生活起居都由爺爺奶奶照顧,跟兩位老人家特別親。Ginny 讀中學時兩老先後離世,對 Ginny 的打擊很大。
 Ginny 的父母現在長居高雄,繼續蓋房子,一直跟 Ginny 在一起生活的姐姐剛剛也回流台灣,只剩下 Ginny 一人留在溫哥華。
Ginny 的父母現在長居高雄,繼續蓋房子,一直跟 Ginny 在一起生活的姐姐剛剛也回流台灣,只剩下 Ginny 一人留在溫哥華。

七個小孩一個菲傭的移民家庭

在溫哥華,Ginny 爸爸要照顧的其實不只是 Ginny 和姐姐,還有兩位堂姐,幾年之後又加入 Ginny 的弟弟和兩位堂妹,原來 Ginny 一家跟伯父一家感情極好,所以兩家人一起移民。Ginny 的爸爸或伯父伯母會輪流過來看顧小孩,要是碰巧大人都沒空,這裡就變成只有七個小孩加一個菲傭的兒童樂園。

Ginny 移民溫哥華時才 grade 6,移民只覺得開心,因為終於可以從台灣的填鴨式教育中鬆一口氣。「以前我在台灣每天補習到晚上十點鐘誒!除了做學校的功課也要讀外面買來的參考書,真是甚麼版本都買一本;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興趣班呢:芭蕾、鋼琴、古箏、書法、繪畫、心算、黏土 ... 有的沒的都學過。台灣的家長一般都這樣,只要看到小孩在家坐著,就會說:『這樣浪費時間怎麼行?快去學點東西!快!』」

以為能夠逃出生天,但因為語言問題,Ginny 來到溫哥華還是要延續每天補習的惡夢。

「因為我們住在西溫的 Cypress ,讀的就是家附近的私立學校 Collingwood School,這家學校從幼稚園到 grade 12 都有,但外國學生不多,我入學時連 ESL program 都沒有,一進去就編入普通的級別,所以完全追不上。以前我在高雄,小學五年從來沒掉出過五名以外,但來到 Collingwood,第一次考 Science 只有三十幾分,我都哭了,因為一輩子從沒考得這麼爛過。結果我們請了一位老師來家裡給大伙集體補習。」

小孩悟性高,很快就適應,後來中學畢業堂姐妹們都到東岸唸大學,Ginny 的弟弟則到澳洲讀醫,只有 Ginny 跟姐姐繼續留在溫哥華。

Ginny 說自已是個淘氣小孩,如果媽媽囑咐她不要碰甚麼東西,她一定按捺不住想去碰它一碰,最後還是弄壞的多。
Ginny 說自已是個淘氣小孩,如果媽媽囑咐她不要碰甚麼東西,她一定按捺不住想去碰它一碰,最後還是弄壞的多。
 Ginny 三姐弟讀書的態度很不同,姐姐會通宵苦讀然後考一百分,弟弟不怎麼讀書仗著聰明也考一百分,Ginny 則盡力讀它一讀,有沒有一百分她才沒所謂。
Ginny 三姐弟讀書的態度很不同,姐姐會通宵苦讀然後考一百分,弟弟不怎麼讀書仗著聰明也考一百分,Ginny 則盡力讀它一讀,有沒有一百分她才沒所謂。

丹田在哪裡?

Ginny 大學唸的是 SFU,讀的學系呢,出人意表,是 chemistry。但她的大學生涯有夠長的,因為自從 grade 12 正式拜師學唱歌起,Ginny 就找到了比化學更有趣的東西。

習琴多年的 Ginny,在聲樂上師承著名歌唱家周玲寶周老師桃李滿門,很多學生包括張韶涵在內,在亞洲樂壇都有出色的表現。

周老師是我生命中的貴人,教了我很多,也給了我很多機會。有一陣子因為台灣的房地產生意不是很好,老師有整整一年都沒有收我學費。」

周老師教唱歌,全部由基本功教起,除了學節拍和音準,還要學用丹田唱歌。

不唱歌的人恐怕不知道丹田在哪裡(Ginny 說是在肚臍以下三個指頭寬的地方),但,有沒有氣運丹田真的聽得出來嗎?

「老師真的可以聽出來耶,剛開始的兩個月我都是亂來的,碰巧做對了,老師就說『對!你剛剛做對了!用丹田唱就是這樣。』我心想『嗄?我有嗎?我怎麼不知道?』」

Ginny 纖纖非弱質 黃苡涵 (1)

除了鑽研技巧,周老師還鼓勵學生多參加歌唱比賽,因為有的東西必須站在舞台上才能領悟。

「在這方面我的得著很多,因為我本來是個沒自信的人,加上小時候學芭蕾又有點走路八字腳的壞習慣,所以經常被取笑,根本不敢面對觀眾,是因為參加歌唱比賽慢慢建立了自信,才開始有勇氣嘗試其他的事情。」

Ginny 第一個參加的歌唱比賽就是本台的「中廣流行之星」,當年還是在台灣文化節的台上舉行的。之後也參加過新秀和其他歌唱比賽。現在唱歌依然是 Ginny 的最愛,經常在各類活動中表演,去年更在台灣以素人(非專業人仕)身份發行了一首單曲叫《女兒村》,此曲可以在 KKBOX 下載,也可以在Youtube 觀看(但 MV 在台灣拍,所以 Ginny 沒有露臉)。

Ginny 初試啼聲的歌唱比賽就是加拿大中文電台的項目,似乎從此種下了因緣,因為過了兩三年,她又因為別人的鼓勵而考入了「後浪 DJ 訓練班」,更成為當年的 Radio Idol 冠軍。5 月 31 日,我們就由 Ginny 加入電台說起,看她當年如何令電台的宣傳部工作人員,一天之內目定口呆了好幾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