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Wallace 心田福地 陳心田 (2)

2014/12/31 (星期三)

加拿大的首席智庫 Fraser Institute

Wallace 陳心田「專題熱線」M – F 5pm, AM1470)在溫哥華做了幾年的代課老師,始終未能施展抱負,於是毅然前往香港修讀 Master of Economics,卻無意中找到一份理想工作,在新成立的獅子山學會 Lion Rock Institute 任職,一次過將他最愛的經濟和教育盡情發揮,可謂守得雲開見月明。雖然同時兼顧碩士課程和工作令他非常忙碌,但 Wallace 卻樂在其中:「即使只是在辦公室和其他志同道合的會員暢談經濟理念,又或者在研討會中聆聽專家學者們高手過招,都令我雀躍不已。」

但過了一年半,Wallace 太太懷孕,為了孩子,兩夫妻決定回來溫哥華定居,但茫茫前路,難道又得重過天天到新學校報到的代課歲月?

After resigning from the famous think tank Lion Rock Institute in Hong Kong, Wallace Chan moved back to Vancouver expecting to face a difficult future.  Little did he know that life has many great surprises in store for him.

Wallace 心田福地 陳心田 (2)

所謂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Wallace 黯然別了獅子山,卻不知前面是景色更美、視野更廣闊的菲沙河

菲沙研究所 Fraser Institute,成立於 1974 年,是加拿大排名 No. 1 的智庫,總部設在溫哥華,規模相當大,有專屬的研究部門出版各種經濟民生的報告,人所共知的「加拿大中小學和醫院年度排名」,便是由 Fraser Institute 所創。「我回港進修前已參與過他們的活動,在香港獅子山學會工作時亦跟他們有交流。回來溫哥華後跟他們再接觸,他們剛好銳意發展亞洲巿場,於是我加入 Fraser Institute,負責本地華裔社區的宣傳工作和他們在亞洲的業務。」

上任不久,Wallace 更有機會參與籌辦大型活動,在香港舉行的「2008 年經濟自由指數頒獎晚宴」

Fraser Institute 每年都會評選全球城巿的經濟自由指數,當年排名最高的城巿是香港,於是我們在香港舉行晚宴,並邀請特首曾蔭權為主禮嘉賓。當晚冠蓋雲集,政界領袖和商界代表濟濟一堂,但當晚也是歷史性的一夜,因為晚宴當日,雷曼兄弟宣佈破產,某些答應了出席的賓客亦臨時爽約,其餘在座的嘉賓整個晚上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可謂非常戲劇性的一晚。」

2008 年在香港主辦 Fraser Institute 的晚宴,邀得特首曾蔭權(右三)出席。
2008 年在香港主辦 Fraser Institute 的晚宴,邀得特首曾蔭權(右三)出席。
 和前港交所主席夏佳理在晚宴中合照。
和前港交所主席夏佳理在晚宴中合照。

礦業媒人

雷曼事件只是金融海嘯的開端,之後幾年全球經濟問題逐步浮現,加拿大亦不能倖免,很多大企業即使沒有實質虧損,仍然保守性的裁減開支,當中包括靠捐款運作的 Fraser Institute。在 Fraser Institute 工作了三年的 Wallace,也和其他組員一起不獲續約,剛好這時 Wallace 的第二名孩子出生,作為父親,Wallace 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但上天確實待 Wallace不薄,正在這個關鍵性的當口,朋友介紹他替一家礦業公司工作,為 Wallace 打開了一條新的出路。

「加拿大天然資源豐富,開採各類金、銀、鐵、煤等的礦產是一項非常大的生意,而因為探勘和開採的時間動輒經年,每個階段都可能有投資者加入。近年中國大陸的財團非常看好加拿大的礦業和能源,所以成就了很多加中合作的機會。我離開 Fraser Institute 第一份工作,就是受聘於一家加拿大的礦業公司,為他們協調與大陸投資財團的合作議案,例如協助投資財團來加實地考察,而我亦會親自前往中國和他們商討合約細節及了解國內礦業發展的狀況。」

透過在礦業公司的工作,Wallace 逐步建立了人脈,於是索性和朋友成立投資中介公司,專門撮合中國的投資商和加拿大的礦業公司。

「香港人對礦業開發比較陌生,但大陸很多集團對這方面很專業,亦有非常雄厚的資金作長線投資。他們尤其欣賞加拿大有完善的監管制度,就連我們作為投資中介亦要熟讀各種條例,向証監處申請牌照。制度完善,投資者便有信心,近年大陸資金已逐步取代美國成為加拿大礦業最重要的投資外商。」

2007 年,在美國出席一個研討會時和獅子山學會的其中兩名創會成員合照。
2007 年,在美國出席一個研討會時和獅子山學會的其中兩名創會成員合照。
 2008 年,Vancouver Sun 報導本地的時評節目,以極大篇幅介紹了 Wallace 的「專題熱線」。
2008 年,Vancouver Sun 報導本地的時評節目,以極大篇幅介紹了 Wallace 的「專題熱線」。

商人教師時評員

從沒想過從商的 Wallace 穩打穩紮的開展了自己的事業,慢慢走上營商之路,但金錢從來不是他的最終目標:「錢無需太多,夠用就可以。」

可能是學者心態作祟,Wallace 念念不忘教育的初衷,近年又開始在某私立學院任教。「作為投資中介,並非需要每天工作,如果忙一點或閒一點可以兩者選其一,我倒寧願忙一點。現在我每天教一至兩班商科,另外每星期主持兩天『專題熱線』,所以總是 downtown 列治文兩邊跑。」

一加一再加一,其實已經變成三份工,但 Wallace 卻非常享受當中的樂趣。

「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三重身份,其實有很多地方相輔相承:商場的經驗令我在教學時不是紙上談兵;而教學的技巧亦令我更容易掌握大眾傳播的要訣。

Wallace 心田福地 陳心田 (2) Wallace 心田福地 陳心田 (2)

「其實現在人長大了,更加覺得沒有白走的路。初出茅廬的幾年鬱鬱不得志,讓我永遠有危機意識,明白成功非必然;而我在獅子山學會Fraser Institute 兩大機構研究過香港和加拿大的體制,亦令我做時評觀點更全面,立場更中肯。」

將三個截然不同的身份兼容並蓄,整合成新方向,這個道理亦可放於為人父母之上。

「其實教育孩子也是一個磨合的過程,作為夫妻,兩個人可以各有自己的觀念和做事方式;但一旦成為父母,兩夫妻就要有共識,為孩子磨合出一個明確的方向。我覺得有了孩子,我才真正了解自已,也更明白與太太要互相體諒。」

天下父母心,可能都如 Wallace 的中文名陳心田背後的意思。

「古語有云:心田先祖種,福地後人耕,意思是先人在我們的心中種下了正確的人生觀,這是一種福氣,作為後代的我們應朝著這個目標努力。父親給我取這個名字,挺有意思。由我來改名呢,我兩個女兒,一個名為陳衡,取其做人做事心態要平衡;另一個叫陳靖,是混亂中能保持安定的意思。」

陳氏兩代原來都是命名高手,但世伯的道行似乎稍高一籌。

起碼在實際應用時,心田心田,罰抄方便。

《Location sponsored by Vancouver International Airport》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心田福地 陳心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