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Wallace 心田福地 陳心田 (1)

2014-12-24 (星期三)

溫室小草也能經風雨

有趣的人生往往並非四平八穩,一帆風順,以 Wallace 陳心田「專題熱線」M – F 5pm, AM1470)為例,他的職業生涯開始時並不順遂,總是路路不通,波折重重,但原來所有障礙都是一場試煉,每步艱難的腳印都在打造前進的軌跡。

Wallace 來自小康之家,住近太子道,父親是商人,母親是家庭主婦,上有一個姐姐,一家人感情很好,是個快樂的小家庭。

因為爸爸工作忙碌,所以管教孩子的責任都落在媽媽身上,媽媽不但緊張 Wallace 兩姊弟的功課和品行,有時甚至有點 over protect。

Wallace Chan was a Teacher On Call for many years before landing his dream job. He shared with us the difficulties of being an on-call teacher and the sacrifices made by these unsung heros.

Wallace 心田福地 陳心田 (1)

「小學三年級時我參加學校旅行,也不是去很遠的地方,只是西貢郊野公園,當時我還被推選為班中的組長,負責旅行的事宜,所以非常興奮。但媽媽不知從那裡聽說會有危險,出發前一天忽然告訴我說不能去,令我超級失望,即使事隔多年仍印象深刻。」身為組長卻「阿媽不准我去旅行」,果然有些丟臉,失望之情可以理解。

雖然母親的管教有時候未免過嚴,但一女一子長大後皆成為專業人士:姐姐是律師,現於港交所工作;而 Wallace 現在身兼數職之餘亦擁有碩士學位,看來 Wallace 媽媽的教育方針還是頗具成效。

Wallace 小時候是半個書呆子,不太熱衷體育活動,卻非常喜歡看書,小學已讀畢西遊記三國演義水滸傳,中學開始更瘋狂迷上金庸衛斯理和歷史相關書籍。也許因為多看書,所以 Wallace 即使十六歲移民,他的中文程度比很多人優勝,演講寫文章完全沒問題。

Wallace 中學就讀猛人輩出的名校九龍華仁書院,選修理科,移民時他剛讀畢中四,之後順利的在溫哥華讀 Grade 10,再考UBC 主修 Finance。

大學畢業正值亞洲經濟的黃金時代,大部份相熟的同學都回流香港和台灣大展拳腳,Wallace 卻因為想留在父母身邊所以選擇留下,但找工作並不順利,換了幾份工都未如理想,於是決定重新進入 UBC 修讀 Business Education,打算畢業後成為商科教師。

「食極唔肥」的 Wallace 嬰兒時期倒是圓嘟嘟。
「食極唔肥」的 Wallace 嬰兒時期倒是圓嘟嘟。
 中學時移民溫哥華,立刻融入本地文化。
中學時移民溫哥華,立刻融入本地文化。
 Wallace 在溫哥華擔任實習老師時和學生合照,若不是穿西裝,還真看不出是位老師。
Wallace 在溫哥華擔任實習老師時和學生合照,若不是穿西裝,還真看不出是位老師。

代課生涯如臨記

在溫哥華從事教育工作的朋友可能都有類似的經驗,本地全職教師的空缺不多,初出茅廬的教育系畢業生找工作難如登天,為了累積經驗,很多新手老師都會由 TOC(Teacher On Call 代課老師)開始。

「代課老師的需求其實很大,如果你願意,幾乎天天有工開,但常常都是當天早上五點幾才收到電話,說今天要去那裡上課。教的科目也沒有固定,我是讀 Business Education 的,數學會計等相關科目當然會找我,但完全無關的科目,假如找不到其他老師,也一樣會叫我暫代一天半天。我代課時教過文科、理科、體育、法語甚至汽車維修,對象由中學生至幼稚園的小朋友不等,非常有教無類。

「有朋友戲稱做代課老師如當臨記(臨時演員),天天早上等電話,每次被派去一個陌生的地方面對一班陌生的觀眾,再即席上演一齣只能用很少時間準備的戲碼,說得雖然有點刻薄,但的確道出代課老師的辛酸。」

代課期間,Wallace 偶然會接到一些短期 contract,例如頂替放產假的老師,但 contract 過後,Wallace 又要回到 TOC 待命。為了作多方面的嘗試,Wallace 擔任 Burnaby School Board 的代課老師之餘,還在 Vancouver School Board 教成人的 Continuing Education,又曾在私人補習社任教,總之跟教學有關的工作 Wallace 通通試過,為的只是等一份長久的教職。

最長久的一份,是後來 Delta 校區有一個教數學的空缺,Wallace 於是在 Delta 的中學教了一段時間的數學和 business,但之後合約屆滿,Wallace 又回到 TOC。如此蹉跎了幾年,仍然是一隻沒腳的小鳥,漂泊無定,Wallace 覺得長等下去不是辦法,於是打算再進修,卻發現香港大學 HKU 的碩士課程相當不錯,再加上當時 Wallace 的媽媽去世不久,為了轉換心情,Wallace 於是決定回流香港入讀 HKU

2006 年,HKU 的經濟系碩士畢業。
2006 年,HKU 的經濟系碩士畢業。
 報章亦有介紹 Wallace 及獅子山學會的工作。
報章亦有介紹 Wallace 及獅子山學會的工作。

加入智庫 人生更豐富

2005 年,Wallace香港大學讀 Master of Economics,同行的尚有結婚不久的太太。太太本來從事 counseling 的工作,回港後兩夫妻各自進修和實習,日子過得非常充實。與此同時,在溫哥華望穿秋水的理想工作,在香港卻輕而易舉的降臨於 Wallace 面前。

「當時香港有一個新成立的智庫(think tank),叫獅子山學會 Lion Rock Institute ,專門研究香港的經濟政策,我覺得很有趣,於是登門造訪,並自告奮勇申請做義工。和負責人見了幾次面,得到的回覆卻是:『我們剛好打算招聘員工,你應該很適合,乾脆就你吧,you are hired!』」

所謂智庫,通常由一班學者或專業人士成立,就特定的議題例如經濟問題作深入研究和分析,並將結論與外界分享。他們亦可能定期主辦研討會和講座等學術性活動,集思廣益。而因為「專家」的形象鮮明,所以每當政府推出一些經濟政策或社會上出現一些經濟現象,傳媒便會邀請智庫的代表來作專業剖析。

當然,幾個阿伯也可以在維園議朝論政,要得到認同,實力和人脈非常重要。

Wallace 心田福地 陳心田 (1)

獅子山學會由三位香港經濟名人創辦,其中有華人亦有洋人,無黨無派,不受政府資助,也不隸屬任何一家大學,是一個完全獨立的組織,理念是提倡經濟自由,減少政府干預,以維持香港的競爭力。這個理念得到很多學者、商人和投資者的認同,雷鼎鳴教授(科大)、商人施永青中原地產)、曹仁超(投資專家)和黃宏發(前立法會議員)等,都是獅子山學會的長期支持者,不但親身出席活動,有些還會偶爾為我們在論壇上發言。」

由於當時獅子山學會成立了只有短短一年,人手不多, Wallace 作為開荒牛參與了很多實質業務,又構思了很多新活動,和學會一起成長。

「我們每個月都會舉行一次飯局,邀請不同領域的專家分享經濟學的觀點,又會將英文的經濟巨著翻譯成中文書出版。但我最常做的工作是撰寫文章以應付各大報章的邀稿,大部份報館都不擅寫財經,所以很歡迎我們來投稿,例如當時香港在議論著是否應該徵收銷售稅,我們以此為題寫了一批文章,由文匯報蘋果日報,幾乎大部份報紙都第一時間刊登。」

苦等多年,終於有機會學以致用,一展所長,正當 Wallace 樂在工作中,卻因為太太懷孕,為了孩子的成長而決定回流溫哥華。但,難道又得從代課老師開始嗎?想到這裡,Wallace 不由得仰天長嘆:「好吧,回來溫哥華試一年,如果一年內都找不到適合的工作,那我們一家三口乾脆回流香港 for good。」

但上天的安排往往令人意想不到,這邊廂關掉一扇門,那邊廂卻又開啟一扇窗,Wallace 依依不捨辭去獅子山學會這份夢寐以求的好工,回到溫哥華後居然能進入比獅子山學會更大、歷史更悠久的另一智庫,在加拿大享負盛名的 Fraser Institute。12 月 31 日,我們繼續跟隨 Wallace,坐上他那列忽高忽低的職途過山車。

《Location sponsored by Vancouver International Air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