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Celina 陸周慈靈 北斗天使 (2)

2014-05-29 (星期四)

人生 True Calling

1987 年,在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的老人送餐服務部工作的 Celina 陸周慈靈「週六品味圈」Sat 9am AM1470),隨丈夫文楓移民溫哥華。在申請移民期間,Celina 發現懷孕了,為了分娩時可以享用加拿大的醫療福利,移民甫批出,Celina 便匆匆來溫報到,情況就如她母親懷著她時,挺著大肚子到上海待產一樣。

Celina Luk ("Lifestyle Reunion", Sat 9am AM1470) is a professional vocational rehab counselor at Canadian Mental Health Association, working with recovering mental health patients. According to Celina, work is not just a means to earn a living, it represents pride, self-confidence and the ability to fully participate in the society.

Celina 陸周慈靈 北斗天使 (2)

誕下長子後,Celina 希望繼續工作,於是在中僑互助會擔任 Woman’s Program Co-ordinator,之後又調到 Settlement 部門,協助新移民適應新環境。

做了幾年,Celina 想多讀一點書,於是報讀 real estate 課程,並考獲經紀執照。

做了一段時間的地產經紀,又做過幾年物業管理和 marketing,但 Celina 越來越覺得那些職業不是她的 true calling。

「我讀 social work,大半輩子為低下階層服務,突然進入商界,我沒有了以往那種幫助別人的滿足感,每天只是為履行職責而上班,我就知道這不是我該走的路。」

這時中僑舉辦一個 job fair,想找人做為期一個月的 co-ordinator,雖然薪酬微薄,Celina 還是毅然接下了,「想再做 social service,總得有個起點吧?」

果然,一個月之後中僑在列治文的 Youth Employment Centre 有空缺,Celina 順理成章成為 job counselor。

除了中僑Celina 亦曾在 Salvation Army 工作,同樣負責就業輔導,但對象則變為靠綜援為生的長期失業者,甚至是浮沉毒海的邊緣人。

在理工學院讀 social work 時,穿上印有「助人自助」口號的制服,這亦是社會工作者的基本態度。
在理工學院讀 social work 時,穿上印有「助人自助」口號的制服,這亦是社會工作者的基本態度。
 夫妻二人都是節目主持,如此 DJ 眷屬,本台僅此一對。
夫妻二人都是節目主持,如此 DJ 眷屬,本台僅此一對。
 Celina 工作之餘還不斷進修,用八年時間在 UBC 修畢心理學學士課程,恆心和毅力令人敬佩。
Celina 工作之餘還不斷進修,用八年時間在 UBC 修畢心理學學士課程,恆心和毅力令人敬佩。

就業輔導 與待業者攜手同行

又再轉了幾間社會機構,現在 CelinaCanadian Mental Health Association 做 Individual Placement and Support (IPS) 的 vocational rehab,輔導的對象是精神病康復者。

「我們的理念是『工作是康復過程的一部份』,只要他們有工作的意願,我們都會盡力協助他們找適合的工作。」

為精神病康復者找工作,應該不容易吧?

「當然有相當難度,但其實現在找工作普遍比以往困難。舉個例子,在超級巿場找一份 minimum pay 的工作,以往是求職者到辦公室填表格,現在要先在網上填表並上載履歷,不懂得用電腦根本跨不過門檻。但遞交履歷只是第一步,之後還要做網上的性格評估問卷。我見過最長的 assessment 是某大家居用品店,75 題!很多問題很 tricky,有心試探你的觀察力和分析能力。」 

當年孩子還小,Celina 和文楓常在週末帶同孩子進行戶外活動,於是有了「週末好去處」的構思。
當年孩子還小,Celina 和文楓常在週末帶同孩子進行戶外活動,於是有了「週末好去處」的構思。
 現在一子一女經已長大成人,各自在多倫多工作和讀書,但一家人仍然感情要好,Celina 常說這是她人生最大的恩典。
現在一子一女經已長大成人,各自在多倫多工作和讀書,但一家人仍然感情要好,Celina 常說這是她人生最大的恩典。

如果 Celina 輔導的對象(她的 client)有幸獲得面試的機會,Celina 還會陪同見工。

「這個主要看我 client 的意願,如果他不想我陪,我也可以在外面等。」

要是運氣好受聘了,Celina 的工作依然沒有結束。

「其實這才是考驗的開始,任何人在新環境開始新工作都會戰戰競競,我有些 client 已十多年沒有工作,平日亦很少和人接觸,所以會非常緊張,這時我會頻密的和他們溝通,為他們做心理輔導。」

Canadian Mental Health Association 是一間較具規模的慈善機構,Celina 手上的個案最多只有 25 人,所以她能投放更多時間精神在每個 client 身上。

「我工作最大的滿足感是看到 client 有成長。雖然找到一份工,外人看來可能微不足道,但對精神病康復者來說卻是一個極重要的里程碑。試想一個有社交焦慮症(social anxiety)的病人,多年不敢離開自己的房間,從患病到康復,從踏出房門到投身社會工作,你可以想像當中的意義嗎?」

Celina 陸周慈靈 北斗天使 (2)

水仙浪漫情

Celina 全心全意投入社會工作,甚至在移民前還組織街坊上街請願,對此她的丈夫文楓可有話說?

「他不會很高調的支持,但絕對會尊重我的決定。其實未結婚前,我亦曾經懷疑我和他對職業的信念不同,是否真的可以長久。當年有一齣電影叫《The Way We Were》,女主角 Barbra Streisand 就是那種「砌運動」的民主戰士,男主角 Robert Redford 卻是溫和派,兩人信念不同,矛盾日深,到最後還是分開了。我看了這個電影很心酸,擔心我們會不會也是一樣的下場。但後來回心一想,我的父母其實也不了解我的工作,但不等如我們不能融洽相處。記得文楓向我求婚時,我跟他說:『結婚?但我還想再讀書喎。』他就說:『好呀,讀喇,我負責。』我就知道,他會一直給我自由和支持我的決定。」

文楓是一個浪漫的人嗎?

「他不是那種會在情人節送玫瑰花的男朋友,但過年一定會托一盆水仙到我家,哈哈,算 OK 吧。」

其實 Celina文楓志同道合的例証還是很多,除了一起扶育子女,供養父母,還拍檔主持電台節目「週六品味圈」

AM1470 開台之初,Celina 就已經做吳明林 phone-in 節目的嘉賓,第一次 on air 就是代表中僑講解牛奶金和 child tax benefit 的分別。

之後文楓亦開始在電台講車評,兩夫妻於是拍檔主持「週末好去處」,亦即「偷閒加油站」的前身。(編著按:2016 年 4 月,「偷閒加油站」增長時間至兩小時,並更名為「週六品味圈」。)

瞬間二十年,Celina 和她的節目一起成長,進入更高層次。從以往上山下海四出找尋「好去處」,到現在主力推介文化藝術和生活品味,成為聽眾的心靈「加油站」,北斗天使不再砌運動,卻砌出一條康莊大道,指引我們走向幸福和美好。

 

《Wardrobe sponsored by O Zone Fashion Gallery at Aberdeen Centre》

《Location sponsored by Art's Green Acre Tree Farm, 5440 No. 6 Road, Richmond》

《Location sponsored by Fresh Restaurant at Radisson Vancouver Airport Hotel》

 

相關文章:Celina 陸周慈靈 北斗天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