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Celina 陸周慈靈 北斗天使 (1)

2014-05-22 (星期四)

一屋航海人

為低下階層請命、成為失意落難人的苦海明燈,相信是很多熱血青年的夢想。但當踏足現實,大家就會因為前路混濁污穢、荊棘滿途而卻步。能夠不怕艱辛、堅持朝這條路走下去的社會工作者,我們尊稱為北斗星。

Celina 陸周慈靈「週六品味圈」Sat 9am, AM1470)是上海人,上有一姊一兄。父親年青時是海員,四海為家;母親獨力帶孩子之餘還會做點家庭手工業幫補家計。在 Celina 出生時,媽媽眼看 Celina 的姐姐哥哥年紀尚幼,丈夫又不在身邊,分娩期間恐怕無法兼顧,於是挺著大肚子,攜女抱子回上海娘家待產,故此 Celina 雖然父母都是香港人,她自已卻 born in China。

Celina 陸周慈靈 北斗天使 (1)

Celina Luk of "Lifestyle Reunion" (Sat 9am AM1470)has established a successful career in social service. Her job may not be easy or glamourous, and sometimes it is downright depressing, but one thing is sure - she is making real differences in many people's lives.

Celina 的父親是貨船的大副,但原來她和航海從業員特別有緣。

「我丈夫(「週六品味圈」另一主持文楓)的父親,亦即我的公公,是我爸的同事,我姐夫亦在同一間船公司工作。我的公公婆婆就是因為在我姐的婚禮上見到當伴娘的我,覺得我很活潑而留下印象。後來文楓從外國學成回港,他父母特別安排我們兩家人一起出席聖誕派對,介紹文楓跟我認識,一心想撮合我們。」

Celina 的姐姐後來成為教師,之後移居多倫多;哥哥長大後在一家化工廠當營業代表,很不幸在五年前因為腦瘤離世,過世時年紀並不大。

「我父母在父親退休後就搬來溫哥華跟我一起生活,幫我照顧小孩。現在我兩個孩子都長大了,分別在多倫多工作和讀大學,我父母仍然跟我和文楓住,人多話題多,日子倒也容易打發。」

Celina 的父親是海員,每年只有兩三個月在家,但每次回來都會為她帶來洋娃娃等禮物。
Celina 的父親是海員,每年只有兩三個月在家,但每次回來都會為她帶來洋娃娃等禮物。
 Celina 幼時住在筲箕灣,之後搬到紅磡入讀紅磡官立小學。
Celina 幼時住在筲箕灣,之後搬到紅磡入讀紅磡官立小學。
 中學被派到石硤尾寶血會上智,Celina 說她成績不過不失,是一名好學生。
中學被派到石硤尾寶血會上智,Celina 說她成績不過不失,是一名好學生。

一份使命感

中學畢業,Celina 考入浸會書院(現名香港浸會大學)讀 sociology,一年後轉到理工學院(現名香港理工大學)讀 social work,基於一份使命感,打算以協助弱勢社群為職業。

理工期間 Celina 已開始參與社區運動,包括轟動一時的「金禧事件」(七十年代末期,何文田金禧中學部份老師向廉署舉報學校管理層貪汚,雖然最後沒有確實証據,但參與和支持舉報的師生卻受到校方排擠,最後引發大規模的罷課、靜坐甚至絕食,有過萬港人參與集會)。

畢業後 Celina 沒有跟大部份同學一樣到政府機構做社工,反而加入更草根的街坊組織。

「我加入了鄰社輔導會,在柴灣臨時安置區幫助一班等待上樓的漁民,協助他們組織一些民生的活動和運動。我們的角色是 support 而非主導,意思是不代這些街坊做決定,只從旁作技術支援,或教導他們如何策劃和執行,help them to help themselves。」

Celina 從旁協助的,除了有溫和的「為安置區小孩安排暑期活動」,原來也有較為激進的民眾運動。

Celina 出生後,外婆從上海搬到香港照顧她們姊弟三人。
Celina 出生後,外婆從上海搬到香港照顧她們姊弟三人。
 在理工學院畢業時和父母合照。很難想像樣子嬌滴滴的她,是為草根階層請命的民生戰士。
在理工學院畢業時和父母合照。很難想像樣子嬌滴滴的她,是為草根階層請命的民生戰士。

抱不平 「砌」運動

「在安置區的漁民,很多是因為港口改建而被迫上岸另尋生計。雖說是『臨時』安置區,很多家庭一住七八年,而且居住條件非常差,一家五口擠在一個百多呎的火柴盒空間,排隊用公厠。

「在香港,某些弱勢社群因為安靜被動,很容易受到當政者忽略:『已經有地方住,即是不急啦』。於是我們的街坊眼白白看著其他嘈嘈吵吵的弱勢社群一批一批上樓,自己卻被遺忘在安置區中。」

為了令政府正視他們,這些漁民開始向政府施壓。 

「我們行內叫出去『砌』,砌政策,砌運動,以今天的尺度看其實非常溫和。我們一般會到房屋署請願,遞交意見書要求與署長對話,最『激』也只是在門外以『大聲公』高叫口號,僅此而已。當時我就曾有幸跟尚未從政的司徒華一起工作,華叔的學識修養、領袖風範,到現在我依然記憶猶新。」

Celina 陸周慈靈 北斗天使 (1)

後來 Celina 轉到香港基督教服務處,負責李鄭屋徒置區,亦即大家熟悉的 H 型徒置大樓。「家家戶戶在單位外煮食,一層一個公厠,小便就在公厠內一條無沖水設備的污水渠內解決,淋浴的格格沒有門亦沒有布簾。區內黃賭毒龍蛇混集,每有陌生人經過,幾十對眼睛從四方監視,卻默不作聲。我上任初期,獨自上樓做家訪都幾驚。」

八十年代的香港,很多人已在「魚翅撈飯」,很難想像幾步之遙,卻有人活在如斯惡劣的環境中。

李鄭屋工作期間 Celina 結婚了,為了想工作時間較為穩定, 她轉到同一機構另一部門, 為獨居的老人和病人安排送餐服務,一日兩餐,個案通常由社工轉介。Celina 負責統籌日常運作,直至移民。

看到這裡,大家是不是已經非常詫異 Celina 的職途原來如此出人意表?但其實這只是她北斗旅程的開始。5 月 29 日,我們繼續聽 Celina 移民後如何開展社會工作,服務新移民、失業人士、甚至是精神病康復者。

 

《Wardrobe sponsored by O Zone Fashion Gallery at Aberdeen Centre》

《Location sponsored by Art's Green Acre Tree Farm, 5440 No. 6 Road, Richmond》

《Location sponsored by Fresh Restaurant at Radisson Vancouver Airport Ho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