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Brenda 你理得我 盧業瑂 (1)

2013/12/22 (星期日)

妹妹跟班

Brenda「Brenda 點唱機」M - F 11am, AM1470「無瑂不至」Sun 1pm, FM961)來自大家庭,上有四兄一姊,父親在德士古汽油公司(現名加德士 Caltex)當營業代表,一個養八個,外加一個幫忙做家務的「媽姐」,據 Brenda 的說法,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當時盧家在何文田街租住一幢三層別墅的最低層,這幢別墅的業主後來移民外國,可能已經忘記了這幢物業,所以租金二十幾年沒有增加過,盧家所租的單位連花園三千呎面積,到七十年代月租還只是停留在 $105 港元。

In her college days, Brenda Lo ("Brenda's Jukebox", Mon to Fri 11am, AM1470; "Brenda Cares" Sun 1pm, FM961) supported herself by working as a part time waitress. When she graduated, she even returned all the money her father had given her before she left for college. It proves that when there is determination, there is a way.

Brenda 你理得我 盧業瑂 (1)

「這間屋好玩囉,是歐陸式的 colonial building,屋前有花園和 patio,屋內有 parlor、火爐和 chimney,非常古色古香。但當然,這間『豪宅』落到我們手上就走晒樣,華麗飯廳用來放碌架床,英式庭園用來曬菜乾,我們只是覺得這座大宅有些舊,完全不知它是寶。」

因為屋大小孩多,街坊鄰里的孩子都過來一起玩,古雅別墅頓變兒童樂園。

「我們很少買玩具,都是 DIY,例如會找一個大的紙皮箱,在中間開一個長方形的洞,當做電視機,我們躲在裡面做戲,其他小朋友就坐在前面扮觀眾,很開心。但其實我爸很惡的,差不多下班時候,我們一聽到他的鎖匙聲便跳起:『老豆番嚟啦!散水!』爸爸開門,只見後門開著,傢俬東歪西倒,地上玩具零落,剩下幾隻反轉的『人字拖』,一班反斗星君已走得無影無蹤。」

既是家中老么,孻女孻心肝,Brenda 一定最得寵吧?「梗唔係!連生四個仔,之後生了五家姐,她才是家中的女王,大晒㗎,我只是她的跟班咋。我和她同校,人人都認識我家姐,但只記得我是跟在她後面那個笑咪咪的肥妹仔,同班幾年都唔記得我個名呀陰功。」

吓?一向硬淨的 Brenda 居然會是弱勢社群?

「梗係!家姐叫我行前,我唔敢墮後;佢叫我企左,我唔敢企右,get the picture?」

Brenda 的四位哥哥都會玩樂器,還自組了一隊 band,五家姐偶然會做主音,Brenda 則從來只是和音。但從四哥哥那裡,Brenda 學懂彈結他。
Brenda 的四位哥哥都會玩樂器,還自組了一隊 band,五家姐偶然會做主音,Brenda 則從來只是和音。但從四哥哥那裡,Brenda 學懂彈結他。
 Brenda 很少被父母責罰,「不是因為我乖,是因為我閃得快。」
Brenda 很少被父母責罰,「不是因為我乖,是因為我閃得快。」

$2,000 的驕傲

盧家的小孩都就讀名校,四位哥哥是喇沙Brenda 和姐姐是德望,但當時的德望沒有預科,所以中五畢業,Brenda 轉校到英皇書院英皇本是香港名校,連特首梁振英都是該校學生,問題是,英皇是男校。

英皇基本上是男校,但中六和中七加收女生,於是我就成為全校 17 名女生中的其中一人,好巴閉㗎,啲男生怕晒我哋㗎,物以罕為貴嘛」。

後來 Brenda 考到中文大學,卻沒有入讀,因為她已立志出國留學。

但當時 Brenda 的兄姊都已在國外讀書,開支不菲,所以 Brenda 父親把 $2,000 美元塞到 Brenda 手上,跟她說:「一年出去一個,實在很吃力,我能負擔的只有這麼多,其餘的你要自己想辦法。」

Brenda 相當爭氣,來到姐姐讀書的 University of Kansas,一下飛機,未去學校先到餐館登記做待應,大學幾年一直半工半讀。

「我好慳㗎,即使冰天雪地,為了省回一毛錢的巴士錢,大風大雪我都會走半小時回學校。」

大學畢業,Brenda 回到香港第一件事,便是從袋中拿出 $2,000 交還父親,跟他說:「爸爸,我攪掂啦,俾番你。」這件事一直成為 Brenda 兩父女的驕傲。

原來 Brenda 在少女時代已如此剛毅有志氣,犀利。

Brenda 大學時代在 Kansas 渡過,冬天冰封三呎,夏天又有龍捲風,唯一娛樂是抱著結他自彈自唱。
Brenda 大學時代在 Kansas 渡過,冬天冰封三呎,夏天又有龍捲風,唯一娛樂是抱著結他自彈自唱。
 在麗的電視做 PA 時期,台前幕後經常為了攪 gag 而扮鬼扮馬,這是其中一個 Bang Bang 牛仔褲贊助的綜藝節目,各人穿起清裝都入型入格。
在麗的電視做 PA 時期,台前幕後經常為了攪 gag 而扮鬼扮馬,這是其中一個 Bang Bang 牛仔褲贊助的綜藝節目,各人穿起清裝都入型入格。

全職 PA 兼職歌手

University of KansasRadio, Television and FilmBrenda,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在麗的電視亞洲電視的前身)當節目部的 PA。

當時是麗的電視的全盛時期,麥當雄鍾景輝黃錫照等人才輩出,「十大奇案」「變色龍」等劇集叫好又叫座,而 Brenda 則跟隨張之鈺蔡和平,負責音樂和綜藝節目,包括「亞洲業餘歌唱大賽」,其中第二屆的亞軍就是 Leslie 張國榮

「當時 Leslie 只有十七歲,比賽時一身全白打扮,非常乾淨漂亮,是真正的花樣少年。他面試過關時還是由我打電話通知他的,我都忘記了,但多年後他還記得這件事,每次見面都會提起。」

做 PA 其實是眾人阿四,工作既瑣碎又辛苦,但 Brenda 仍在晚上到民歌餐廳唱歌賺外快。

Brenda 你理得我 盧業瑂 (1)

「那個年代的年青人很勤力的,寫不寫稿?寫!配不配音?配!唱不唱歌?唱!只要力所能及,又賺到錢,有得做一定做。其實我從沒想過做歌手,也不是那種會『搶咪唱』的發燒友,但有老闆認同,有觀眾欣賞,這種滿足感才最重要。」

當時是 pre-卡拉 OK 年代,很多人喜歡到餐廳酒廊聽英文歌,「紅屋」「帆船酒店」「Point After」等是其中較著名的民歌餐廳,Brenda「Captain’s Table」駐唱,在那裡她認識了 Albert Au 區瑞強

「通常一晚唱兩 set,一 set 45 分鐘,所以我唱歌時 Albert take break,Albert 唱歌時我食飯。好正㗎,做兼職有飯食有歌聽,仲有糧出,而且觀眾都是斯文人,是真正為聽歌而來的,很多觀眾後來都變成好朋友。」

這些好朋友一直支持 Brenda,多年情未變,而 Brenda 當年的民歌伙伴 Albert,今日亦不時和 Brenda 拍檔表演,1 月 24 日的「愛你一世演唱會」,因為門票早早銷售一空,現已決定加開一場。下星期日,我們再來聽聽 Brenda 在十年內舉辦六次民歌演唱會的心得,當然,她也會和大家分享在商台和本台工作的難忘回憶。

《location sponsored by Jetside Bar at The Fairmont Vancouver Airport Ho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