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Canede 黃 Sir 好學不倦 人生萬事通 (2)

2013/09/30 (星期一)

心口碎大石

黃 Sir 黃耀德「週末維修站」於「週六品味圈」〈Sat 9am, AM1470節目內播出年少時很積極參加課外活動,從中獲得了很多生活智慧。

黃 Sir 粗略計算一下所參加過的課外活動,不是說笑,三數十樣少不了:「紀律性」的有海童軍、聖約翰救傷隊和交通安全隊;「文化風」的有攝影、簫、笛、口琴和詩歌班;「運動型」的有游泳、風帆和武術。而武術又可細分為柔道、空手道、跆拳道、合氣道和中國功夫,中國功夫又可再分為少林、詠春、蔡李佛、甚至喇嘛派。

To call Wong Sir (Canede Wong) of "Weekend Workshop" (aired inside "Lifestyle Reunion" Sat 9am, AM1470) mulit-talented is no exaggeration.  On top of being an Electronics Instructor at BCIT and a well known host on radio and TV, he is a martial artist.  Years ago, he performed this stunt on stage: he had three pieces of concrete boards plus one large brick piled up on his stomach, then asked someone to break all of them with a sledgehammer.  Amazingly, he came out unharmed.

Canede 黃 Sir  好學不倦  人生萬事通 (2)

說到武功,年青時的黃 Sir 不但可以做到一字馬,踢腿時還可以膝蓋貼肩膊,甚至在 BCIT 讀書時,連學校都邀請他在 gym 教 Chinese Kung Fu。

但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黃 Sir 連傳說中的「鐵布衫」和「心口碎大石」都說到做到。最高紀錄,黃 Sir 可以把三塊石屎板和一塊大磚頭放在心口,然後叫人以建築用的大槌擊碎,躺在下面的黃 Sir 依然無損分毫。

「真正氣功的高手,應該是能夠以內力承受的。我沒學過氣功,但習武多年,有一定的體能根基,而且我有物理學的知識。分析牛頓定律,如果動作速度快,集中點擊,較易將一件物件擊碎;受力方面,受力點要大,那樣力量才容易被分散。」

不愧是學科學的人,在黃 Sir 眼中,似乎所有事情都能以科學解釋。

是不是有點神探伽利略 feel ?

黃 Sir 曾是海童軍領袖,能自製獨木舟。
黃 Sir 曾是海童軍領袖,能自製獨木舟。
 黃 Sir(躺臥者)能承受心口碎大石,有圖為証。
黃 Sir(躺臥者)能承受心口碎大石,有圖為証。
 食過夜粥,果然身手不凡。
食過夜粥,果然身手不凡。

「哥士的」疑惑

黃 Sir 移民溫哥華不久,即開始在 Co-op Radio「合眾之音」做義工 DJ,後來加拿大中文電台成立,吳明林拉攏黃 Sir 加盟,黃 Sir 便一直效力至今。三十年如一日,黃 Sir 都主持家居維修節目,說他是這方面的權威,相信無人有異議。

說到這裡,令人不期然想起香港的家居維修權威:曾 Sir 曾近榮

「說來好笑,過去二十幾年,一直有香港來的朋友問我,在甚麼地方可以買到『哥士的』,因為在香港,曾 Sir 常常在電視教人以『哥士的』洗爐頭和抽油煙機,但其實,『哥士的』在溫哥華幾乎是買不到的。

「『哥士的』學名 Sodium Hydroxide,亦稱 Caustic Soda,是一種鹼性極強的化學劑,因為強鹼性,所以能去油脂。但加拿大安全標準高,對這些 primitive 化學品管制極嚴,再加上這類化學劑只有工業上的需求,溫哥華工業不多,所以一般店舖也不會 carry。」

同樣有文化差距的,還有很多本地的商家,因為對華人的生活習慣不了解而在巿場策略上「捉錯用神」。「很久以前,某大家居用品店的負責人就曾問我,為何華人顧客對他們的壁爐和煙囪清潔用品不感興趣,我說當然,華人在原居地以柴火取暖的比例很少,來到加拿大即使再冷也只會把暖氣的溫度調高。壁爐?華人家庭十之八九都將之當作存放舊報紙的角落而已,聽到這裡那位負責人才恍然大悟。」

黃 Sir 太太是原籍新加坡的華人,兩人相識於 co-op 電台。一子一女現已讀大學,讀的是 accounting 和 finance。
黃 Sir 太太是原籍新加坡的華人,兩人相識於 co-op 電台。一子一女現已讀大學,讀的是 accounting 和 finance。
 黃 Sir 十多年前已開始自製 LED 燈,更曾以 2 公升汽水和礦泉水的水樽,割去塑膠樽身,再嵌入線路板和 LED 燈泡,製成透明外殼的 LED 燈,是黃 Sir 的獨家發明。
黃 Sir 十多年前已開始自製 LED 燈,更曾以 2 公升汽水和礦泉水的水樽,割去塑膠樽身,再嵌入線路板和 LED 燈泡,製成透明外殼的 LED 燈,是黃 Sir 的獨家發明。

家居萬事通的家居煩惱

作為家居萬事通,黃 Sir 的府上,理所當然是家居維修的第一實驗室,各款電器裝置,有壞固然即修,無壞亦難逃被生劏支解,皆因黃 Sir 只要好奇心一起,會把好好的電器拆開再裝嵌。

「但通常我把它們拆開後,又會忍不住改一改,或試試其他的可能性。例如洗手間的鏡,上方有五個燈頭,一般人都會買五個一式一樣的燈泡,但我會買五個不同牌子、不同形狀、黃光白光又略有不同的燈泡,無他,只因我想感受一下各款燈泡的特性;又例如我家的 Hi-Fi,我為左右 output 駁上了不同的 speaker,那樣就可以分辨兩種 speaker 的音質。有朋友來我家探訪,見到我自製的音箱嚇了一跳,說:『咦?speaker 不是應該一對的嗎?怎麼你家的電器都像炒雜錦?』」

黃太對於黃 Sir 這個日修夜修的奇特癖好沒有異議嗎?

Canede 黃 Sir  好學不倦  人生萬事通 (2)

「無噃,她明白吖,頂多只會溫馨提示兩句:『喂,整靚啲得唔得?襯吓色得唔得?』」

家電科技日新月異,對黃 Sir 來說卻是壞消息。「唉,現在的東西,很少壞,以前的舊式燈泡,幾個月換一個,我可以不斷試新牌子;後來改用 compact fluorescent,幾年才換一次;但現在的 LED 燈泡,仲衰!好難壞!我有一串 LED 聖誕燈,五十個燈泡才用 2 watt 電,一個 night light 都用 7 watt 啦,我把這串聖誕燈放在廳中,長開不關,當 night light 來用,十幾年都沒壞過,睇怕我死佢都未壞!」

LED 燈再先進也有其極限,但黃 Sir 呢,持久耐用,永遠 self upgrade,僅用少許資源便能發光發熱,造福世人,溫哥華有幸得此「偉大發明」,你我之福也。

相關文章:黃 Sir  好學不倦  人生萬事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