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Danny 劉沛龍 我走我的路 (1)

2013/07/24 (星期三)

書畫之家

Danny 劉沛龍「樂風流」Sun 8pm, FM961)是電台 DJ,曾任廣告創作人,同時擁有健身教練和瑜伽導師的資格,但很少人知道劉沛龍其實很有美術天份,擅長繪畫,而繪畫,就要從他的父親說起。

Danny Lau's father is a painter so naturally Danny ("Liberal Music", Sun 8pm, FM961) could draw at an early age and is very gifted at that.  But growing up, Danny's dad discouraged him from being a professional painter, saying an artist's career is a rough path.   Since then, Danny has been on a bumpy ride looking for a meaningful and successful career, something that he enjoys doing but could make a difference in other people's lives.

Danny 劉沛龍 我走我的路 (1)

劉沛龍的爸爸是專業畫師,為圖書、教科書和讀者文擇畫水彩插圖,間中也描些賀年咭和心意咭,不但憑手藝養活一家四口,還雇用了幾名畫師,在家開了一個工作坊。眾所週知,畫家藝術家,通常是餓死一百個活一個,是一條絕頂難行的路,劉沛龍爸爸就是少數能將藝術和商業結合的藝海奇葩。

「大部份畫家只專注於創作而不懂或不屑拉生意,我爸爸剛相反,他不但畫功好,人脈也極廣,一直和幾家大的出版社長期合作,所以收入穩定。」現在劉爸爸一把年紀依然未退休,他與時並進,早早將工作基地移師至廣東中山,在當地聘請了一班年青設計師,以電腦從事美術創作。劉爸爸不但有能力有魄力,而且目光遠大,想法比其他人走快三十年。

劉媽媽亦非泛泛之輩,別看她性格溫文兼體弱多病,做起生意卻意志力驚人,家住美孚新村,卻看中長洲人口漸多但購物不便的商機,毅然在長洲開了島上第一家文具店,之後又開了兩家渡假屋,不辭勞苦坐車坐船到長洲打理生意。後來為了方面照應,在劉沛龍升五年級時,全家人從美孚搬到長洲居住。

爸爸的工作坊就在家中,所以客廳都是畫和美術書。
爸爸的工作坊就在家中,所以客廳都是畫和美術書。
 幼兒時喜歡拿著爸爸的眼鏡拍照,但其實劉沛龍很早就做了真正的四眼仔。
幼兒時喜歡拿著爸爸的眼鏡拍照,但其實劉沛龍很早就做了真正的四眼仔。

求學之路 山長水遠

由美孚搬入長洲,劉沛龍成長的環境由商場和戲院變成山林和海邊,每天放學後就在島上亂跑亂轉,週末則幫忙看店。貴為文具店大少,最新款的書包筆盒固然源源不絕,而愛畫的爸爸一直收藏當時仍未普及的日本漫畫,劉沛龍閒來無事就跟著漫畫畫,日子過得非常愉快。

小學畢業時,劉沛龍只有十一歲,父母決定送他到巿區升學,於是替他報讀灣仔的嶺南中學,在學校寄宿。

挨了一年監獄式的寄宿生活,劉沛龍還是寧願住在家,於是每天乘早上六時的渡海輪由長洲到中環,再轉巴士到灣仔,八點前回到學校,每日花在交通上的時間要四小時。

「但好玩喎,同船的都是些朋友仔,不但可以在船上打鬧,下課後還可以約在巿區玩,最喜歡到銅鑼灣看玩具和買糖果,幾乎要到日落西山才肯回長洲。」

小學開始就在媽媽的文具店幫忙點貨和看店,但好處是新款文具要多少有多少。
小學開始就在媽媽的文具店幫忙點貨和看店,但好處是新款文具要多少有多少。
 從小就是瘦骨仙,運動細胞是零,和今日的大隻教練有天壤之別。
從小就是瘦骨仙,運動細胞是零,和今日的大隻教練有天壤之別。

可能太好玩,劉沛龍會考全軍盡墨,劉爸爸思前想後,決定送兒子北上,升讀福建華僑大學。這所大學位處廈門附近的泉州,從香港坐直通巴士要十多小時。

在那個年代很少香港人會選擇到中國讀大學吧?

「但我爸認為中國的經濟會越來越好,希望我將來可以在大中華地區發展嘛。」

讀了兩年,主攻英語,第三年開始劉沛龍便想找個新鮮地方邊玩邊學,趁妹妹來溫哥華讀書,便跟著一起來到加拿大。

在商台工作時,是非常受歡迎的 DJ,主力做音樂節目。
在商台工作時,是非常受歡迎的 DJ,主力做音樂節目。
 商台創作部的同事年紀相若,感情親厚,後面彎下腰來的女孩就是阮小儀。
商台創作部的同事年紀相若,感情親厚,後面彎下腰來的女孩就是阮小儀。

你覺得劉德華唱成點?

SFU 主修 Fine Art 的劉沛龍課餘在合眾之音擔任 DJ,像發現新大陸般一下子發掘到自己的專長和興趣,大學畢業,還來不及參加畢業典禮便急急回港打探入行途徑,居然碰到商業電台聘請廣告撰稿員。

劉沛龍心想,商台招聘,應徵信必定數以千計,既然聘請的是中文創作人,如能凸顯中文根基和創意一定有優勢,於是以鋼筆手寫舊式中文求職信應徵,立刻獲得商台高層楊振耀接見,一見面,楊振耀就讚他:「你手字都幾靚喎。」出奇果然能制勝。

楊振耀叫他回家試寫兩個三十秒廣告,之後便正式聘他為 copywriter。當時是商台的全盛時期,單單廣告創作部就有二十名員工,最初部門主管是黃鐵雄,後來是大名鼎鼎的填詞人林夕

而進入商台僅僅三個月,劉沛龍便能一嚐開咪滋味。

Danny 劉沛龍 我走我的路 (1)

「當時有一位做音樂節目的 DJ 要放假,監製顏聯武聽過我的 demo tape 便約我見面,劈頭第一句便問我:『你覺得 … 劉德華唱歌唱成點?』」擺明車馬考反應。

「幸好我的應對也不賴,我以非常輕鬆自然的口吻接下去:『他可以做歌星,必定有其流行因素。』顏聯武微微一笑,便叫我嘗試做代班主持,叫我交一集的 rundown。」

Rundown 交上去,顏聯武加減了幾首歌便吩咐劉沛龍:「OK,試吓錄咗佢。」

「但係我想做 live ...」

一向感性的顏聯武對著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可能也有「霎時衝動」想駡人,冷冷的問:「要 on panel 喎,你得咩?」

「我得!」答得斬釘截鐵,其實商台的直播室沒入過幾次。

「哦 ... 咁試一次,睇吓點。」

結果呢?得唔得?

「其實唔得。雖然我之前已在錄音室日夜練習,但第一次做 live 還是緊張,出錯 jingle、dead air、爆咪,雖無大錯,但小錯百出。」

從錯誤中學習,劉沛龍很快便擁有自己的節目,撰稿主持雙線並行,間中還會到 HMV 打碟賺外快。

商台工作了三年,本來如魚得水,但一向愛情至上的劉沛龍,為了愛情放棄了香港的事業,移民溫哥華,7 月 31 日,劉沛龍 我走我的路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