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Michael 余松彬 三代人 三個抉擇 (2)

2015/08/31 (星期一)

為人師表

Michael 余松彬(「專題熱線」M – F 5pm, AM1470)的祖父為了投奔自由從上海南逃至香港,他的父親卻為了建設祖國而北上神州。到了第三代的 Michael,無關政治,單純的只是為了學習而出國,後來因為找到工作,於是順水推舟辦了移民。

Michael Yue ("News Hotline", M - F 5pm, AM1470) used to be a teacher, but later moved on to education development and career training.  Now being the head of Continuing Studies and Contract Training at Vancouver Community College, he discovered every stage of his career has contributed to his success today.

Michael 余松彬 三代人 三個抉擇 (2)

Michael 第一次出國留學是因為當時沒考上香港的大學,於是來到加拿大並考入 University of Toronto。最初主修 landscape architecture,但發覺美術和設計並非自己的那杯茶,倒是在課堂中學到「所有設計都應以人為本」(design for people)的理念,覺得這才是自己所追求的目標,於是果斷的轉科,double major 讀  sociology(社會學)和 anthropology(人類學)。

大學畢業,Michael 回到香港繼續和祖父母一起生活。可能因為祖父母均為教師,Michael 受他們影響,第一份工作就在英專任教,後來更在香港大學(HKU)修畢教育文憑課程。

有了正式資格,Michael 很順利的成為全職教師,由職業先修一路教到預科學校明愛徐誠斌書院(現稱明愛專上學院),教的還是自己的本科 social science。

「當時明愛徐誠斌書院正準備升格成為大專院校,教職員經常商討如何制定課程令學生取得國際認可資格,三年制和四年制又各有哪些利弊等,都是一些政策上的研究,我覺得很有啓發性,甚至比在課室教學還有趣,於是決定再次出國留學,讀高等教育的行政和發展。」

但當時 Michael 已有要好女友,兩人本是 HKU 教育學院的同學,後來又巧合的同在職業先修學校任教,戀愛多年感情穩定,女朋友還願意放棄香港的教職隨他出國,於是二人正式結婚,新婚妻子以家眷身份伴讀,同時做些兼職幫補開支。

Michael 最近每年都會回中國探望父母,還經常帶兩老出外旅遊,這是 09 年在柬埔寨所拍。
Michael 最近每年都會回中國探望父母,還經常帶兩老出外旅遊,這是 09 年在柬埔寨所拍。
 2011 年和父母去台灣,圖中可見 Michael 媽媽個子非常嬌小。
2011 年和父母去台灣,圖中可見 Michael 媽媽個子非常嬌小。

為中僑辦學

Michael 來到溫哥華在 UBC 讀兩年制的 Master of Education,最初的計劃是畢業後回港繼續在徐誠斌工作,而太太在加拿大算是 take a break,兩年後一同回港。

讀碩士期間 Michael 開始做義工,在中僑 Fraser 街的 Youth Employment Program 為待業的新移民補習英語會話。讀完兩年的課程,想起祖母囑咐:「上次在多倫多大學畢業,沒行畢業禮就回來了,多可惜啊,今次別錯過了,我還想來觀禮呢。」Michael 自己其實並不注重這些繁文縟節,但想到祖父已經過世,祖母小小的心願豈能不盡力完成?於是交了論文後仍然留在溫哥華等待畢業典禮。

無課一身輕的 Michael 有更多時間在中僑做義工,閒談間跟同事說到就業的安排,傳到中僑管理層楊元安的耳中。楊元安很賞識 Michael,將他介紹給列治文區的負責人 T.N. Fu,聘請他做教育諮詢,並負責中僑的新嘗試,籌辦中僑補習班。Michael 和太太覺得既然機會來到眼前,一試無妨,於是決定留下來,並順理成章的辦了移民。「我在加拿大住了幾年又讀了兩個學位,當然適應這裡的生活,難得的是太太也喜歡這裡的環境,她雖然沒再教書,卻開始了新的事業,現在她在 BC Cancer Agency 負責科研的協調和管理。」

中僑工作了一段時間,Michael 轉到一所私立的專上學院 Trend College 工作,輔導來自海外的留學生。後來 Trend College 結業,中僑又再次向 Michael 招手,今次更希望他能協助中僑籌辦職業培訓學校。

「當時中僑有好些職業培訓課程例如廚師、電器維修等,都是用政府的撥款經營,有時撥款用完但中僑又覺得這些課程仍然有存在價值,想將它們變成付費課程繼續運作,他們就是看中我曾在私立 Trend College 工作的經驗,希望我可以負責營運。」

Michael 和太太各自為事業和興趣打拼,難得有時間,便會一起旅遊,這是 08 年攝於古巴的 Havana。
Michael 和太太各自為事業和興趣打拼,難得有時間,便會一起旅遊,這是 08 年攝於古巴的 Havana。
 2011 年和爸爸及二弟到廣東省的韶陽村尋找祖屋,這幢祖屋其實是 Michael 的曾曾祖父被賣豬仔到金山後,用辛苦賺來的錢蓋的房子。古色古香的祖屋終於被 Michael 找著了,但已空置多年。
2011 年和爸爸及二弟到廣東省的韶陽村尋找祖屋,這幢祖屋其實是 Michael 的曾曾祖父被賣豬仔到金山後,用辛苦賺來的錢蓋的房子。古色古香的祖屋終於被 Michael 找著了,但已空置多年。

待業者的轉捩點 職業培訓

有專上教育的底子,又有從零開始籌辦課程的經驗,再加上對職業培訓的認識,Michael 之後的工作就集其大成,將之前所學所做的融會貫通並發揮到極致。

離開中僑Michael 轉到 Vancouver Community College (VCC)負責 contract training,工作範圍和過往類似,就是以政府的撥款為公眾開辦職業培訓課程,但因為隸屬 VCC,所以會盡量利用 VCC 現有的資源。

VCC 有充足的課室和教師,課程跟傳統大學相比其實已偏重於實用性,但始終不能隨時緊貼就業市場的變化。我所做的 contract training 正好填補了這個空隙,例如現在的就業市場需要 office administrator,我們就利用 VCC 的資源特別為這個崗位提供訓練,因為有政府資助所以學費全免。我們的課程有短至幾星期亦有長達半年,工種亦很多元化,既有白領亦有藍領,各行各業都有。」

Michael 最大的挑戰就是發掘這些有市場價值的新課程,並為這些新課程「埋班」,每次都是心血結晶。

「和政府打交道當然有很多 proposal 和報告等的文書工作,安排配套和招生過程亦非常繁瑣,但慶幸課程大都很成功,幾乎每次的名額都爆滿。」

VCC 一做十五年,Michael 現在已是 Acting Dean of Continuing Studies and Contract Training,是個旗下有二十名員工的部門主管。

Michael 余松彬 三代人 三個抉擇 (2)

但就業市場不斷在變,要洞悉市場需求, Michael 知道不能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要走入社會方能打開耳目,而最有效的方法莫過於在電台主持 phone in 節目,聆聽不同階層聽眾的心聲。

「2004 年,我是公民協進會的義工,選舉期間會來電台講解投票的事宜,後來電台人事變動,李潔芝就邀請我擔任『專題熱線』的嘉賓主持。」

現在 Michael 除了每星期三主持「專題熱線」,也定期參與 Cinevolution Media Arts Society 的活動,鼓勵大家以多媒體講自己的故事或表達理念。

坐言起行,Michael 在 2011 年趁著和父親及弟弟回鄉找尋祖屋,將這次的尋根之旅拍成短片,現在仍可在 Youtube 中找到這齣名為「Stories Told and Untold」的 documentary,其中詳述 Michael 的曾曾祖父(great-great-grandfather),原來曾被賣豬仔到金山做苦工,Michael 的家族史,原來越往前數越有戲劇性。

「這次尋根之旅觸發起我下一個拍攝的題材,我打算去一趟美國三藩市的 Angel Island,那裡是當年被賣到金山的華工必須經過的入境審查站。雖然我未必可以找到我曾曾祖父的紀錄,但跟隨他的足印走一次也相當有意義。」

想想也是。本是一家人,但相隔了一百年,再踏足這片土地,身份已由飽受欺凌的華工變成造福社會的辦學人。一個家族經得起風浪而且欣欣向榮,這就是最佳例証。

Location sponsored by Pier 73 Restaurant @ Pacific Gateway Hotel at Vancouver Airport, 3500 Cessna Drive, Richmond》

相關文章:Michael 余松彬 三代人 三個抉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