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Michael 余松彬 三代人 三個抉擇 (1)

2015/08/24 (星期一)

第一代的選擇:守護家人

中國近代史風起雲湧,身在其中的中國人無可避免的都要為自己作出種種抉擇,而這些抉擇往往會將他們甚至身邊人的人生完全改寫。如果家族是一個社會的縮影, 那麼 Michael 余松彬「專題熱線」M – F 5pm, AM1470)的家族史,正正反映了中國過去數十年的高低起伏和悲歡離合。

Michael 有一個較為特別的童年,他在香港由祖父母撫養長大,他的父親少年時為響應建設祖國而投身大陸,因此人生大部份時間兩父子都分隔兩地。

Every generation has its crosses to bear and choices to make.  If one family's saga is reflective of its time in history, then the story of Michael Yue ("News Hotline", M - F 5pm, AM1470) tells the triumphs and troubles, joy and sorrow of China in the last 100 years.

Michael 余松彬 三代人 三個抉擇 (1)

故事或許應由 Michael 的先祖說起。Michael 的曾祖父在香港從事建築生意,Michael 的祖父本在廣州的嶺南大學修讀工程,後來改當教師,曾在南洋任教,之後在上海謀得教職,期間認識了同為教師的  Michael 祖母,結為夫婦並生了唯一的孩子,這就是 Michael 的父親。

1949 年中國變色,祖父為了兒子的將來,攜同妻兒從上海逃難到香港,兩夫婦在艱難中重建家園,並再執教鞭。

好不容易兒子中學畢業了,他卻作出驚人決定,說要響應祖國的召喚回去建設中國,父母苦勸不果,惟有目送唯一的兒子遠赴湖南讀大學,讀的是地質學。

兒子讀大學期間亦成家了,和同系的同學結婚,婚後被派往內蒙古工作,和自己的父母和成長的香港越來越遠。

在內蒙生活清苦,但因為當地的礦物和地下資源豐富,工作上倒是大有可為。過了不久,妻子懷孕,為了令父母安心,決定將第一個孩子交給父母親在香港撫養。於是 Michael 的母親從內蒙南下廣州待產,誕下的就是 Michael,產子後 Michael 母親立即回到內蒙繼續工作,Michael 則在六個月大時由祖母接到香港居住。

當時 Michael 的祖父母剛步入五十歲,雖說是照顧孫兒,但其實待 Michael 有如親子, 由生活起居以至心智教育都照顧週全,而 Michael 亦沒有令長輩失望,中學考入著名的皇仁書院,之後祖父更以畢生積蓄資助 Michael 到加拿大留學。

「我的童年可能跟其他人有點不一樣,但我從沒感到有所欠缺,因為祖父母一直在我身邊,我得到的愛和關心並不比其他人少。」

Michael 家族最早年的照片,坐著者是 Michael 的曾祖父母,後排中和右二是祖父母,左二是大姑婆,最左和最右是叔公,小孩則是 Michael 父親。Michael 小時由祖父母撫養,還跟曾祖父和叔公幾家人同住一層唐樓。
Michael 家族最早年的照片,坐著者是 Michael 的曾祖父母,後排中和右二是祖父母,左二是大姑婆,最左和最右是叔公,小孩則是 Michael 父親。Michael 小時由祖父母撫養,還跟曾祖父和叔公幾家人同住一層唐樓。
 Michael 的父母同是湖南長沙地質礦物學院的學生,志同道合,婚後一起被派往內蒙古工作。
Michael 的父母同是湖南長沙地質礦物學院的學生,志同道合,婚後一起被派往內蒙古工作。

第二代的選擇:建設祖國

因為相隔得遠,Michael 小時候和父母很少見面,每年只在農曆年期間相約在廣州共聚十天半月,其餘時間就靠祖母以書信聯繫,祖母每次寫好信都會叫 Michael 加一段,自己向父母報告近況。

但如此簡單的聯繫也在文化大革命時完全停頓,作為知識份子,又有直系親屬在香港,Michael 的父親即使遠在內蒙,還是受到相當程度的迫害,不但不能從事本身的工作,還斷斷續續的被判勞改。反而 Michael 的母親因為陸續又誕下兩名兒子,要照顧孩子反而少受點苦。

「我祖父本來一直責怪父親北上的決定,多年來拒絕寫信,但在文革期間所有的不滿都煙消雲散,很擔心我父親的安危。79 年中國重開門戶,我祖父立即和我們一起回到中國探望父母。」

Michael 的父親是真才實學的地質學家,文革後重回崗位終能一展能長,一步步升至廳長級,之後調任廣東,成為廣東省地質隊的領導。

這時候 Michael 已大學畢業並回到香港成為中學教師,工作了幾年,想再次出國修讀碩士學位,但當時 Michael 的祖父已經去世,Michael 不放心留下年邁的祖母。和父親商量,父親二話不說便答應提早退休來港照顧祖母,「今次輪到我來盡孝。」

Michael 在廣州出生,最初由外婆照顧,六個月大時由祖父母帶到香港撫養,感情像父子多於爺孫。
Michael 在廣州出生,最初由外婆照顧,六個月大時由祖父母帶到香港撫養,感情像父子多於爺孫。
 Michael 在多倫多大學畢業後,在 HKU 修讀了教育文憑課程,年邁的祖父母出席畢業禮,之後不久祖父便去世。
Michael 在多倫多大學畢業後,在 HKU 修讀了教育文憑課程,年邁的祖父母出席畢業禮,之後不久祖父便去世。

因為曾在香港讀小學和中學,Michael 父親本來就有香港人的身份,很快的辦好手續並申請妻子和兩名兒子來港團聚。

Michael 父親的故事還未結束,因為來港後他又步上事業的另一高峰。

「我父親再來香港時約六十歲,怕悶,找了些文書工作來打發時間,後來重遇地質部的老同學,老同學們都頓足嘆氣:『來了香港幹嗎走去做散工?我們可以介紹你做回本行,何用見外?』」

結果 Michael 父親進入了香港著名的地基工程公司惠保,之後還考獲地質工程師執照,有資格簽署文件和圖則。

「這個非常不簡單,因為當時父親已六十開外,還要用英文考試,可以想像他下了多大的苦功。」

Michael 余松彬 三代人 三個抉擇 (1)

第三代的選擇:培訓地球村

父親在香港苦讀的同時,Michael 亦在加拿大埋首學業。

Michael 的學士學位在 University of Toronto 取得,但再回加拿大,身份已由「單身漢」變成「人夫」,還帶著新婚妻子赴讀。將所有事情綜合考量,Michael 最後放棄 UT 而選擇了 UBC,讀的正是 Master of Education。

輾轉在不同機構工作,Michael 現在是 Vancouver Community CollegeActing Dean of Continuing Studies and Contract Training,負責根據政府撥款而籌辦各類職業培訓計劃,無分年齡種族,以提高本地人的就業機會為目標。

至於 Michael 的兩位弟弟,因為在中國成長,所走的路較為迂迴曲折,但都各自克服困難,現在一人在香港做地基工程,一人在廣州做小生意。Michael 父親侍奉 Michael 的祖母至終老,後來從惠保退休,兩夫婦現長居廣州市郊的花都區安享晚年。

因為出生前長輩的一個決定,改寫了 Michael 的命運,究竟是得還是失?

「我從來沒有計算得失,因為這本來不是我的決定,亦並非我可以改變的事實。我只希望能盡力為家人多做點事,雖然能做的並不多。在香港,我作為長子嫡孫繼承了一個祖傳的物業單位,我當然用不著,所以現在由我二弟一家居住;至於父母,現在我每年都會回去探望他們或帶他們出外旅行,爭取時間相處。」

近年 Michael 回鄉省親,和父親談得更投契,因為 Michael 找到事業上的 true calling,越來越了解一輩子專注於一項事業的父親的心態。8 月 31 日,我們將焦點放回 Michael 身上,細看他的事業足跡和心路歷程。

Location sponsored by Pier 73 Restaurant @ Pacific Gateway Hotel at Vancouver Airport, 3500 Cessna Drive, Richm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