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Victor 文楓 花王車神進化論 (1)

2015/02/21 (星期六)

寧遠勿近 捨易取難

和電台大部份節目主持一樣,Victor 文楓「週六品味圈」Sat 9am, AM1470)在電台以外另有正職,但像他般在職業生涯中專挑冷門的行業,卻時來運到「買正當頭起」的,恐怕沒有幾人,到底是他眼光獨到,還是命格精奇吉星高照?聽完他的故事相信自有分曉。

Victor Luk ("Lifestyle Reunion" Sat 9am, AM1470) has a different vision when it comes to developing a career. He started out as a horticultural professional, doing plantscape for public space and commercial properties.  Then he studied biotechnology, doing high-tech work at UBC.  Meanwhile, he has been a renowned car critic and photographer in Vancouver for the past 20 years. How can one person succeeds in so many unrelated aspects?  Would that be the result of modified DNA, the field that he studied? 

Victor 文楓 花王車神進化論 (1)

說到和大部份人的取向背道而馳,不得不提文楓的母親。文楓媽媽是地道的香港人,自小就讀教會書院,行為獨立思想洋化,國共內戰期間一心救國,離開香港往前線成為戰地護士,因而認識了原籍上海擔任海軍軍官的文楓父親。

戰後因為父親所屬的國民黨敗陣,剛剛誕下文楓哥哥的母親便提議舉家避走香港,但礙於文楓的爸爸當時已位至軍校校長,頗有名氣,為怕被左派份子揭發,來港後一直隱姓埋名,後來更索性成為海員,盡量遠離香港。

和哥哥年紀相差一大截的文楓自小喜歡戶外活動,經常做義工參與社區工作。中學畢業,家人預期他會追隨兄長腳步到台灣升學,但文楓偏偏不聽,逕自到美國讀書,而且挑了最冷門的州份。

「我小時候其實無心向學,尤其受不了香港的填鴨式教育,六年中學轉了三間學校。中學畢業,因為比較喜歡生物和化學,所以選擇了美國中部 South Dakota 的州立大學,修讀 horticulture。在冷門的州份選讀冷門的學科原來大有好處,因為很順利的就能申請到獎學金,而且還有很多實習和做實驗的機會。如果在大城巿讀書,可能大部份時間只是在課室聽課,很難有 hands on 的機會。」

一般人很容易將 agriculture 和  horticulture 混淆。Agriculture 是農業,horticulture 是園藝,兩者最大的分別是 horticulture 是 cash intensive,舉得例子,大規模種植售價便宜的粟米和薯仔是 agriculture,小規模培育價值不菲的蘭花、士多啤梨等便是 horticulture。

三歲定八十,今時今日文楓最常見的打扮原來小時候已想好了。
三歲定八十,今時今日文楓最常見的打扮原來小時候已想好了。
 因為哥哥在台灣讀大學,所以文楓會跟隨父母前往探望。
因為哥哥在台灣讀大學,所以文楓會跟隨父母前往探望。

花王之王

文楓放棄了一般留學生趨之如鶩的會計電腦電機工程,反而選讀最最冷門的 horticulture,居然種出了錦繡前程。

不說不知,原來香港的大學沒有 horticulture 這個學科,但七八十年代,世產崛起,任何和建築及設計相關的行業都求才若渴,園藝這個本屬冷門的職業頓時有價有巿。

擁有美國 horticulture 學位的文楓曾在香港四大英資洋行工作,包括渣甸太古黃埔匯豐,負責景觀設計和園藝。中環的置地廣場、半山的大型屋苑、太古城匯豐銀行總行、馬會哥爾夫球會室內的植物景觀以及室外的園林花圃,文楓都曾參與設計並派人執行,算是花王之王。

「以植物裝飾商用和公共空間是近代才有的概念,這個行業最早期完全由英國人壟斷。後來九七臨近,英國人離開,造就了很多機會給本地人才。當時我剛學成回港,可說出道合時,加上經濟蓬勃,大的地產商互相較勁,不惜工本豪裝旗下的 showpiece 物業,藉此製造話題,只要做得靚,money is no problem,例如當年我們在中環交易廣場外植樹,看中了荷蘭的大榕樹,即時以 747 客機從荷蘭空運到港。現在肯如此落重本投資的,恐怕只有內地的地產項目。」

在香港工作了約十年,期間文楓認識了 Celina 「週六品味圈」),兩人成家立室。後來文楓的父母和兄長移民加拿大,文楓Celina 也來這裡落地生根。

作為園藝專家,文楓來到四季如春兼經濟富裕的溫哥華當然不愁出路,landscape 的工作長做長有,與此同時他又做過清潔和攝影,總之可以「四圍走、靠雙手」的工作他都有興趣。

但後來一子一女先後出生,為前途鋪路,文楓認為要抓緊時間再進修,於是考入 BCIT,但讀的是一門新興學科:「分子生物 Biotechnology」。

在美國讀書時偶而會四出旅遊。
在美國讀書時偶而會四出旅遊。
 文楓和 Celina 夫婦評車又講旅遊,不時帶同子女自駕遊,寓工作於娛樂。
文楓和 Celina 夫婦評車又講旅遊,不時帶同子女自駕遊,寓工作於娛樂。

基因改造 褻凟大自然?

在大學做實驗時已經常接觸動植物 DNA 的文楓,留意到這個領域一日千里的發展,認為它會大大改變人類的生活,所以選了這個在當時仍是剛起步的學科。

「分子生物主要是在生物的 molecular level 上作出改變,令繁殖出來的品種更適合現代社會的需要。舉個例子,現在有一種在澳州、智利和美國新興的紅酒叫 designer wine,它是根據消費者口味而在酒種中作出 genetic modification。你喜歡怎樣的紅酒?啊,甜的、有橙味的、顏色清澈的。科學家於是從不同的酒種中分別取出蘊含這些特性的 DNA 再培殖成一個新的品種。

「又例如 insulin 胰島素,以前完全從動物身上取出,真的要用牛的分泌物製藥,但現在所有胰島素都是在實驗室培殖。所以基因改造過的生物和產品,其實無處不在,而且越來越多。」

Victor 文楓 花王車神進化論 (1)

文楓 BCIT 畢業後,立即獲得 UBC 聘用成為研究員,最初專注於林木(forestry),研究防蟲。「例如現在 BC 內陸甲蟲為患,摧毁了大片樹林,但其實並非樹林內所有品種的樹都死光光,那些能夠抵受蟲害的品種便成為研究的目標,希望從它們身上能找出抗蟲的 DNA 培殖於其他植物之內。」

基因改造優點多多,但反對的聲音依然不絕於耳,因為有不少人認為科學家擅自改變動植物的本質,會影響大自然的生態平衡,甚至有假冒上帝之嫌。

「我個人的意見是這樣,scientists(科學家)的天職是發明,engineers (工程師)的責任是運作,政客和商人才是決定這項發明是否用得其所的關鍵。科學能殺人亦能救人,如何監管和運用是每個人的責任,不能只怪罪科學家。」

不愧為讀科學的人,條理清晰,客觀理性。正是這份客觀理性,令文楓成為城中最有影響力的車評人之一,連續二十多年每星期在週刊撰寫新車介紹和試車感受。2 月 28 日,我們繼續講文楓的故事,大家又能否猜中這位車神的  dream car  是部甚麼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