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Kevin 姚振堅 世事無常 突發有情 (2)

2015/01/31 (星期六)

比警察更快到現場

新聞界流行一個笑話,警車趕到交通意外現場,報館的採訪車已經拍完照片準備離開,這不是天方夜談,是真有其事,而且經常發生。

行動能夠如此迅速,靠的不是甚麼時光機或隨意門,而是一部能竊聽報案電話的「九九九機」,簡稱「九九機」,Kevin 姚振堅加拿大中文電台粵語新聞編輯及主播)為我們講解這部曾經叱咤一時,但後來因為香港政府的電話系統全面數碼化而無法再發功的偷聽神器。

In Hong Kong, breaking news reporters are proud of the fact that they often arrive at a crime scene sooner than the police.  Kevin Yao, Fairchild Radio Cantonese News Editor and Announcer, tells us that is all possible because of a magic scanner.

Kevin 姚振堅 世事無常 突發有情 (2)

「它其實是一部 scanner,但全部頻道調校為各區警局、消防局和救護車中心的通訊熱線。突發記者其實跟警察一樣,都是分區駐守的,這個突發記者守旺角,那個守尖沙咀,所以當旺角警署在接聽報案電話時,身處旺角的記者亦同時聽到對話內容,而且邊聽邊飛車前往,所以快過警察到達絕不出奇。

「但使用九九機其實亦有相當竅門:這部機有數十個頻道,它會不停的自動轉台,當你聽到重要的對話便要立即按停,否則它跳到下一個頻道便聽不到案發地點等的關鍵內容。」

但消息靈通還需要行動敏捷,為了要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突發記者會毫不猶豫在鬧市上演亡命飛車。

「我飆車最快的一次,是 1991 年追驚天賊王葉繼歡,當時我在大角咀接到線報說葉繼歡在觀塘打劫金舖並以 AK47 和警方駁火,我立即飛車前往,原本半小時的車程我只用了七分鐘,沿途衝了十五個紅燈,不斷 cut 雙白線。去到土瓜灣,報館的 walkie talkie 傳來葉繼歡正從彩虹道衝下來,我立即轉上彩虹道想截他的車,但截不到。現在回想起來這可能救了我一命,因為他曾對著警察和救護車亂槍掃射,如果我在現場企圖拍他的照片,仲唔一身子彈窿?」

除了開車神乎其技,突發記者的體能和耐力亦要高於常人。

「我試過因為警方封路,步行四小時進入西頁難民營拍暴動,來回八小時!又試過為追踪廉政公署大規模出動逮捕警察而連續 37 小時不眠不休。」

因為工作引人入勝,所以香港電台電視部《鏗鏘集》曾派 camera 跟隨 Kevin 工作一個月,拍成兩集節目介紹突發記者這個職業,可見 Kevin 在行內有代表性。

出外採訪時遇到溫哥華前巿長蘇利文。
出外採訪時遇到溫哥華前巿長蘇利文。
 新聞節目一家親!工餘和電台同事郊遊,可認得 Mary、Janice、伍皚婷?中為粵語節目總監佛爺。
新聞節目一家親!工餘和電台同事郊遊,可認得 Mary、Janice、伍皚婷?中為粵語節目總監佛爺。

突發組主場

因為新聞無 take two,錯過了就永遠失去,所以報館的管理層只敢將最重要的新聞派給最有實力的記者。你在上司心中有幾斤幾兩,看他派你做甚麼新聞便一目了然。

Kevin 在香港的新報明報做了十多年的突發記者,幾乎所有大新聞都由他一手包辦,其中包括蘭桂坊人踩人慘劇、嘉利大廈大火、張子強先後綁架李澤鉅郭炳湘而最終被大陸槍決的案件等等。

即使新聞發生的地點不是香港,突發記者依然有發揮實力的地方,例如 2001 年的「911」

「當時我在明報工作,並且已升為突發部主管,在証實美國受到恐怖襲擊後,所有部門主管都齊集突發部開緊急會議。報紙有一個不成文規定,遇到重大事故,由突發部做主導,各部門相應配合,原因是突發部有人有車、24 小時運作,是全報館最靈活的部門,所以一進入緊急狀態即由突發部揸旗。

「當時我有六個突發記者在路上工作,而他們一定隨身携帶護照回鄉証等証件。我立即通知他們全部驅車往機場,買機票到紐約或任何附近城巿,不問價錢,頭等照買,哪個上到飛機就哪個出發。可惜當時美國已禁止飛機升降,於是我們改變策略,在外的記者到領事館及其他地方採訪;在報館內的同事則致電美加的傳媒和上網收集訊息。因為時間緊迫,當日的報導由我自己寫,兩個半鐘頭交出三萬字,一生難忘。」

另一宗難忘新聞,就是令他幾乎崩潰的世紀疫症 – 非典型肺炎(沙士)。

「2003 年沙士期間,日日有人死,香港一片恐慌。我們在報導中呼籲公眾不要到高危的地方,自己卻天天往醫院、殮房和疫症的源頭淘大花園跑。這還未算,怕把病菌擴散,突發記者都禁止回家和回報館,我們在香港和九龍各租了一個酒店房間作為他們的臨時辦公室和居所,將他們隔離。

「4 月 1 日,當天香港政府正式宣佈淘大花園為疫區,派車將所有屋苑內的居民送進隔離營,我寫報導時又再更新日日飆升的死亡數字。

「黃昏六點半,收到張國榮在中環跳樓的消息,但無法確定真假,亦不知道地點在哪裡。我雖然半信半疑,但仍然派人去中環開車『兜』,又派人前往瑪麗醫院和殮房,甚至去張國榮梅艷芳的家打探情況,結果是去醫院那個同事 call 回來說『哥哥送來了』,之後證實死亡。天呀,我看著檯上這許許多多沙士死者的名字,他們求生不得,一個已經擁有一切的人為甚麼想死?」

在「BC 飲食雜誌」工作期間曾訪問不少路過的紅星,包括毛舜筠。
在「BC 飲食雜誌」工作期間曾訪問不少路過的紅星,包括毛舜筠。
 作為粵劇迷,能夠遇到阿刨龍劍笙是夢想成真。
作為粵劇迷,能夠遇到阿刨龍劍笙是夢想成真。

人生如戲

每天面對死亡,Kevin 坦言對生死看得很透。

「我採訪過一宗工業意外,傷者是一個阿伯,他四平八穩走出來坐上救護車,還聲如洪鐘喝罵我們:『影咩呀你哋!』上車幾分鐘,死咗!另一次,兩個男人有點小爭執,其中一個用捲起的報紙拍了另一個人的頭一下,這個人就死了,報紙都可以打死人?講都無人信。」

生死難料,其實人心更難捉摸。

「有個男人被槍殺,我們查到這個男人的姓名和住址,於是去他家採訪。開門的是他的太太,還未得知丈夫的死訊。當我們告訴她這個壞消息時,她呼天搶地幾乎暈厥,我們只好簡單問了一下她丈夫的背景,也不敢過度刺激她。想不到第二天,警方拘捕了這位太太,原來是她從大陸僱用雙程証殺手殺死自己的丈夫,而丈夫居然早已察覺蛛絲馬跡,所以事先寫下遺書藏在抽屜裡。嘩,簡直人生如戲,現實有時比電影更誇張。」

Kevin 姚振堅 世事無常 突發有情 (2) Kevin 姚振堅 世事無常 突發有情 (2)

長期工作壓力大,再感悟悲歡離合,生死無常,沙士過後,Kevin 決定移民溫哥華,找尋另一種人生意義。

Kevin 的資歷,來到溫哥華入職報界應該輕而易舉,但 Kevin 想作新的嘗試,於是報讀 2005 年的後浪 DJ 訓練班,畢業後辦過雜誌又在電台主持音樂節目,但發覺始終最愛新聞,於是在 2008 年加入本台新聞部。

「即使同樣是新聞工作,但聲音和文字是完全不同的領域,令我有很多學習和嘗試的空間。我現在最大的期望,是將香港新聞記者的工作態度,那種時刻要比別人『知得多、行得快、企得前』的理念帶來溫哥華。」

這個講到新聞便斬釘截鐵的姚振堅,這個染金髮打扮前衛的 Kevin,你一定想不到他是痴心粵劇迷,喜歡篤篤撐。

「好嘢嚟㗎!我一個人都會去睇大戲,單是《帝女花》這個劇目的現場鑼鼓戲,我看了超過五十次。粵劇的詞曲優美,功架造手充滿韻味,你唔嘗試欣賞就可惜啦。」

聽說工作壓力大的人喜歡玩電腦模擬遊戲,因為想忘記現實的包袱代入 fantasy world。

所以你儘管上網玩你的「Second Life」,Kevin 自顧自聽他的《劍合釵圓》,反正各有各的 fantasy world。

查撐篤撐、查篤撐!姚公子,有禮。

《location sponsored by Salty Tongue Cafe and Irish Heather Pub at Gastown》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 姚振堅 世事無常 突發有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