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Winnie 方高惠玲 半杯水 (1)

2014/09/23 (星期二)

家教傳承

Winnie Fong 方高惠玲「專題熱線」M - F 5pm, AM1470)自己和丈夫在過去三年先後患癌,可謂雙重打擊,想安慰她兩句,卻見她不但沒有怨天尤人,對生命還非常感恩,就知道她並不覺得人生有所欠缺。

的確,同樣半杯水,是盈是缺,全憑自己定奪。

Winnie Fong of "News Hotline" (M - F 5pm, AM1470) is an advocate for being a volunteer for charities and non-profit organizations.  Apparently this selfless attribute runs in the family. Her father was a devoted volunteer all his life and her two children have been helping various groups since they were children. Now a grandma, Winnie is keen on educating her adorable grand kids to have a charitable spirit.

Winnie 方高惠玲 半杯水 (1)

出生於香港的 Winnie,父親在 Union Carbide 聯合化碳任職高層,母親本是護士,婚後全職照顧四個小孩,Winnie 就是孩子中的大家姐。

Winnie 自小性格獨立,中學就讀於九龍瑪利諾,讀畢中四就帶著小一歲的妹妹來到溫哥華升學,住在親戚家,入讀本拿比區的天主教女校 Marian High School for Girls(現已結業),雖是外國留學生,但因為聰明敢言有主見,第一年就被推選為班長。

Winnie 的父親因為服務於美國公司,五十歲就可以退休,於是全家人一起移民溫哥華,所以 Winnie 算是非常早的一批移民。

Winnie 很年輕就結婚生子,現在已是兩個小朋友的祖母和外婆,尚有一名小孫兒即將出生。聽她的家庭故事,就明白何謂言教不如身教,因為很多情操和美德,得以代代傳承,源來自有因。

「我和我的父母都崇尚儲蓄,而且都是穩守投資派,一有餘錢就投資物業保值;而我的兒子和女兒呢,我覺得兒子像我丈夫,很愛惜妻兒,願意為家人犧牲;女兒則像我,勇字當頭,年紀輕輕就離家往外闖。」

另一樣已經傳承三代、Winnie努力經營希望能灌輸給第四代乖孫的,就是做義工。「我父親年青時是聖約翰救傷隊的義工,年老仍參加慈善泳賽為醫院籌款。受爸爸影響,我也希望能終生幫助別人。而且做義工並非單純付出,其中也有很多樂趣和得著,所以你不要覺得是吃虧,把它看成是造就自己的機會,就會樂在其中。」

凡事往正面看,苦差也可變樂事,善事當然就更有價值了。

Winnie 是大家姐,下有一個弟弟和兩個妹妹,她說自已小時候非常頑皮,算不上是個好榜樣。
Winnie 是大家姐,下有一個弟弟和兩個妹妹,她說自已小時候非常頑皮,算不上是個好榜樣。
 坐在爸爸的座駕中扮司機,坐在旁邊的就是爸爸。
坐在爸爸的座駕中扮司機,坐在旁邊的就是爸爸。
 Winnie 少女時期長髮及肩,喜歡游泳爬山和各種球類活動,非常活躍。
Winnie 少女時期長髮及肩,喜歡游泳爬山和各種球類活動,非常活躍。

一份工做到老

Winnie 多年來服務過的慈善團體多不勝數,但原來她正職的工作履歷非常精簡,幾乎一輩子只做過一份工。

Winnie 大學時在 SFU 主修商科,很快就結婚生子,於是專心在家帶孩子,直至一子一女都入讀小學,才開始在家進修 CGA 課程,之後被安排在 SFU 實習,想不到一做二十多年,直至退休。

「基本上我大半生都在 SFU 渡過,由讀大學開始,到做 intern,成為全職員工,都是在我的母校。在大學工作,部份原因當然是因為朝 8 晚 4 點半的工作時間很適合我照顧孩子,但也因為這份工很有挑戰性。我負責 government grant,整天跟預算、policy 和 guideline 打交道,所以即使同一份工做了多年,它帶給我的見識和閱歷非常豐富,一點不單調。而且因為工作關係,令我對數字敏感,這對我之後參與社區工作和做時事評論有很大的幫助。一個計劃是否可行不能『靠把口』,你用甚麼錢來 back up ?錢從何來?用在那裡?有何根據?是實際考量還是閉門造車?如果不懂看數字,就容易被漂亮言詞所誤導。」

運動型的 Winnie 原來也有非常淑女的一面,連騎馬姿勢也斯文過人。
運動型的 Winnie 原來也有非常淑女的一面,連騎馬姿勢也斯文過人。
 中學時攝於 Victoria 的立法大樓前,身栽高佻的她一派模特兒氣質。
中學時攝於 Victoria 的立法大樓前,身栽高佻的她一派模特兒氣質。

師奶兵團辦學校

在孩子讀書時,Winnie 很自然的就參與學校的活動,做過 librarian 和 hotdog mommy,又積極為學校籌款;到孩子升中學,為了讓孩子的視野廣闊一點,Winnie 將他們從私立小學轉到公立中學。果然,不但孩子長了見聞,連自己的生活圈子都擴大了。

和私校不同,公立學校甚麼人都有,問題也各式各樣。Winnie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在公立學校的家長會參與更多基層的諮詢工作,還加入了學校局的 Parents Advisory Committee。

做義工就如滾雪球,一開始參與,大家看到她辦事能幹便介紹其他團體找她幫忙,但她主要還是以教育為先,除了家長會,她還在外面辦過中文學校。

「當時我們五位華人媽媽,都希望孩子可以學多些中文,但當年在本拿比沒有這樣的設施,於是我們索性自己辦一家,叫品華中文學校。我們向聯邦政府申請多元文化的撥款,向小學租賃課室,再公開招生,分三班上課,每班約二十名學生,如是者辦了六七年,直至其中一個股東要離開加拿大,其他股東沒法兼顧才結束。」

因為有辦中文學校的經驗,Winnie 還在 1999 年被推舉參選本拿比區的學務委員。

Winnie 方高惠玲 半杯水 (1)

「因為之前我曾協助幾位華人政客參選,大家便提議我也出來試一試。雖然最後以 24 票之微落敗,但仍是很難得的經驗。有朋友這樣批我:『你的理念好,但在今日萬事講求 politically correct 的官場並必行得通,而且從政要埋堆,你怕分黨分派的話怎麼做得下去?』真是一語中的。」

有失必有得,即使沒有當選,Winnie 在參選過程中有很多面對傳媒的機會,得到本台新聞總監李潔芝的賞識,被邀加入加拿大中文電台,主持星期一的「專題熱線」,從此無需擔心黨派之爭和政治手腕,可以平心而論談時事。

不介懷勝敗,輸了也當贏,擁有如此豁達性格的 Winnie,在三年前患上胃癌,9 月 30 日,我們來聽聽 Winnie 如何面對這個人生最大的挑戰。


《location sponsored by Senova Italian Ristorante on 57th Street West and East Boulev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