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KK 溫建功 世事無絕對 (2)

2014-06-30 (星期一)

牙醫參選記

苦學成才,考獲牙醫和藥劑師雙重專業資格的 KK 溫建功「時事直擊」M - F 8am, AM1470,只求努力工作,兩餐安穩,可以養妻活兒供養父母之餘,還能在有需要時補貼大陸的家人。由多倫多搬來溫哥華後,溫建功開設了自己的牙醫診所,一星期六天朝九晚七應診,下班後還要為治療和手術做準備,更要不斷進修以追上日新月異的牙醫技術,所以常常在診所工作至深夜。

工作忙碌性格又低調的溫建功,居然在 1993 年參選國會議員,實在令人意外。

Once a scientist, always a scientist.  KK Wan ("News Talk", M - F 8am, AM1470) is a firm believer in Einstein's "Theory of Relativity".  He believes there is no absolute truth, nor is there absolute right or wrong.  This is especially important to him as a commentator. "It is easy to condemn someone without much investigation or consideration, but is that fair?"

KK 溫建功 世事無絕對 (2)

「參選其實不是我自己的意思。因為我的診所在華埠,為了對社區盡一分力,我參與了中僑的行政諮詢工作,在中僑的 committee 坐 board。1993 年,移民潮的政治影響剛現,因為突然出現了一大批住滿三年的合資格華裔選民,各政黨都想憑藉華裔候選人而鎖定這批華裔票,同年就有陳卓愉陶永強代表自由黨新民主黨參選。當時保守黨Jenny Wong 也是中僑 committee 的成員,她提議我代表保守黨出戰溫哥華南區,被我婉拒了。但她不放棄,反而遊說其他 board member 來說服我。某天中僑開會,會後大家一起吃飯,在飯局中,包括 Lilian To 在內,大家鼓其如簧之舌勸我參選,跟我說參選並不只是為了保守黨,也是為了華人在本地的政治前途,你一言我一語的,我經不起大家的勸說,就本著盡力而為的心態答應了。」

當年確是華人從政的轉捩點,之前華人參選非常罕見,一下子出現了三位具實力的華裔候選人代表三大政黨,不但各大傳媒爭相報導,連中僑也不惜工本在 Convention Centre 舉辦候選人論壇,風頭一時無兩。

很可惜,保守黨當年受傳言困擾,溫建功未能力挽狂瀾,結果敗在當頭大熱、自由黨Herb Dhaliwal 手上。

「輸的剎那固然不好受,但事後回想,輸了未必是壞事。我本身沒有權力慾,其實並不適合當政客,而且我家庭負擔大,當選的話就要放棄牙醫的工作,收入將會大減;再加上要溫哥華渥太華兩邊飛,對六個孩子也會造成影響。不是說風涼話,我是真的慶幸沒有贏,I cannot afford to win。」

溫建功最小的兒子 Edison,是我們的 Sunshine Boyz,當日的小男孩經已長大成人,結婚生子,在韓國是受歡迎的英語教師。
溫建功最小的兒子 Edison,是我們的 Sunshine Boyz,當日的小男孩經已長大成人,結婚生子,在韓國是受歡迎的英語教師。
 即使沒有成為政客,溫建功依然和政界熟稔。在很多和華裔有關的議題上,主流傳媒常向溫建功請教意見。
即使沒有成為政客,溫建功依然和政界熟稔。在很多和華裔有關的議題上,主流傳媒常向溫建功請教意見。
 一向害羞的溫建功,當年遇到漂亮的女病人求診會臉紅,和簡蕙芝如此親密合照,算是非常難得。
一向害羞的溫建功,當年遇到漂亮的女病人求診會臉紅,和簡蕙芝如此親密合照,算是非常難得。

從唧仔開始

贏了可能就輸,輸了確實是贏,此話果然不假,做不成國會議員,卻為溫建功開啓了另一扇參與政治的大門。落選不久,加拿大中文電台新聞總監李潔芝就來找他做時事節目的評論員。

「雖然在參選期間我也作了不少公開演講,但李潔芝來邀請我和她以及梁燕城拍檔主持『時事直擊』,我第一反應是『唔係啩?有無搵錯人?』

「有自知之明,我口齒並不伶俐,怎麼會想到找我做主持?後來李潔芝跟我解釋,她明知我既沒口才也沒急才,選中我是因為我講時評內容扎實。哈哈,不知她是損我還是讚我,但確實所言非虛。承蒙她看得起,又肯在旁邊『傍住』,我就膽粗粗的在電台開始主持『時事直擊』,不經不覺十多年。」

溫建功、李潔芝,加上梁燕城和董達成,是「時事直擊」的黃金陣容。左一為新時代電視的馮照明。
溫建功、李潔芝,加上梁燕城和董達成,是「時事直擊」的黃金陣容。左一為新時代電視的馮照明。
 溫建功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游泳半小時才到電台做節目,十時許回到華埠的牙醫診所應診,生活極有規律。
溫建功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游泳半小時才到電台做節目,十時許回到華埠的牙醫診所應診,生活極有規律。

溫建功坦言,對他來說,開咪其實是非常大的挑戰。

「我口齒不佳,做直播節目更易自暴其短,以前大家就取笑我為『唧仔』,因為常常話到口邊又說不出,就會有『唧唧唧』的口頭禪。現在稍為好一點,但偶然緊張,還是會故態復萌。」

但正如李潔芝所言,做評論節目最重要言之有物,對新聞時事有透澈的洞察力,能夠解釋事件的前因後果和分析在遠在近的影響,在這方面,找溫建功無疑是找對了人。

「其實即使當選,作為政治架構的一份子,在很多方面都有掣肘,未必能暢所欲言。反而作為時評員,無需親身參與政治遊戲,卻能盡情講出自己的想法,日積月累可能會改變一部份人的觀念,對社會的影響可能更大。」

KK 溫建功 世事無絕對 (2) KK 溫建功 世事無絕對 (2)

政治無絕對

因為「時事直擊」的內容並不限於本地時事,全球局勢,經濟民生,總之大眾關心的新聞話題無所不談,作為節目主持,溫建功要做的資料搜集非常多,現在他每天最少看三份報紙,再加上電視電台和互聯網,盡量從不同角度研究議題。

「從不同角度看事情非常重要。現在做時評,為了爭取收視或收聽,流行黑白分明,語不驚人誓不休,這種作風其實有很大隱憂。世事尤其政治,有多少是真的黑白分明?即使大是大非如當年的「六四」,現在回看,亦發現黑中有白,白中有黑,絕非簡單一句就能蓋棺定論。太早將事情黑白二分化,佷容易將事實扭曲,越走越偏。

「我讀理科,很受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影響。在自然世界的定律中,包括時間和空間,都沒有所謂的絕對,只有比較性的相對。大自然的定律如此,人為的事情更甚。在我的理念中,沒有絕對的黑白對錯,我寧願事事留有餘地,讓自己有反思和修正的空間。」

以「相對論」作為人生座右銘的溫建功,不是蓋的,是真的本著科學精神做人。口講無憑,他有四個兒子,其中三個的名字是 NewtonDarwin 和 Edison,信焉?

《Location sponsored by Country Meadows Golf Course at No. 6 Road, Richmond》

 

相關文章:KK 溫建功 世事無絕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