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Barbara 呂波 快人快語 快意人生 (1)

2013/06/23 (星期日)

我的父親 影帝呂曉禾

Barbara 呂波FM961 國語新聞主播)為人爽朗,辦事能幹,有著東北人純樸的本質和堅韌的生命力。在遼寧省瀋陽市出生的呂波來自演藝世家,父親是大名鼎鼎、有「戲魔」之稱的的中國影帝呂曉禾

FM961's Mandarin News Anchor Barbara Lu has a very famous father - he has won Best Actor in film and stage performance in China a couple of times.  Her family has experienced the ups and downs of political impact from the 60s to the 90s, a story typical of her generation.

Barbara 呂波 快人快語 快意人生 (1)

呂爸爸原是話劇演員, 1985 年在謝晉導演的《高山下的花環》(港譯《衛國軍魂》)出演男一號而成為「金雞」和「百花」雙料影帝,亦曾贏得話劇界的最高榮譽「梅花獎」,是中國表演藝術的大師級人物。近年半退休,只偶而軋些工作量不太大的項目來演,但老戲骨,所謂打個噴嚏都是戲,2010 年播出的長篇電視劇《三國》中,呂曉禾飾演老謀深算但心狠手辣的董卓,雖然只佔開場的十集戲,但不怒而威的氣場、剎那間閃出殺意的眼神,仍是網民熱烈討論的一大亮點。

呂波的媽媽也是著名的話劇演員,但因為個子小,所以一直演青少年和小女生的角色,三十來歲還在台上喊二十出頭的女演員做媽。後來為了照顧在學的呂波才從舞台上退下來,改當工作時間穩定的戲劇導師,一直默默的為家庭奉獻,是典型的賢妻良母。

「我父母相識於微時,相依相伴一輩子,以前有人問我媽,呂曉禾是國家一級演員,又長年在外拍戲,不擔心嗎?我媽才不擔心,他們是怎樣過來的?他們同甘共苦,既走過風光的日子,也捱過人生的最低潮,這樣的愛情才算經得起時間考驗。」

《高山下的花環》講述呂曉禾飾演的梁三喜作為越戰軍人的經歷
《高山下的花環》講述呂曉禾飾演的梁三喜作為越戰軍人的經歷
 (左)慣演好人的呂曉禾在《三國》中演大反派董卓,叫好又叫座;(右)近年較少參與演出,主要擔當演藝顧問。
(左)慣演好人的呂曉禾在《三國》中演大反派董卓,叫好又叫座;(右)近年較少參與演出,主要擔當演藝顧問。

文革中出生的孩子

呂波口中的人生最低潮,就是中國的十年浩劫,文化大革命

呂曉禾夫妻是藝術工作者,他的父親是大學教授,兄弟姊妹全是知識份子,這些輝煌的家庭背景在文革中罪大惡極,足以禍及全家。

「文革剛開始,我的爺爺奶奶被下放到農村,爸媽的話劇團解散了,我爸更因為一些莫須有的罪名而被打成『現行反革命』,被關進牛棚,當時我剛出生,他自己也不過二十三歲。在我爸被囚禁的那幾年,我媽不但要扛起一家的重擔,作為反革命家屬,她還要沒日沒夜的被訓示,開會學習。只不過是小娃兒的我常常有一餐沒一餐的餓著。我聽我媽說,有一次我餓哭了,有好心人經過餵了我一點點米湯,居然有領導走來干涉:『臭老九的孩子也配吃我們的東西?不准吃!』一把將碗潑到地上。

「後來爸爸被放出來,我們也下放到爺爺奶奶生活的村子,生活才比較平靜。

「到文革後期,忽然又有人來叫我爸去演戲,當時文藝活動歸軍隊管,演的都是歌功頌德的樣板戲。但可以上台不代表我們就翻身哦,我爸雖是男主角,但在完場後一樣要繼續挨批鬥,而且天天如是。」

這一分鐘高高在上受人景仰,下一分鐘任人踐踏千夫所指,如斯反覆的折磨豈不把人迫瘋?

「這個我就真的佩服我爸,他是很豁達的人,總是以平常心看待,把挫折當磨鍊。文革後他還阿 Q 的想,看過的人生百態就當是角色的寫照,生活經歷本來就是培養演技的最佳養料。」

呂波於文革期間出生,這張全家福拍了沒多久,爸爸便被關進牛棚。
呂波於文革期間出生,這張全家福拍了沒多久,爸爸便被關進牛棚。
 父母都是話劇演員,呂波自小在後台打滾長大,偶然還會客串小孩子或路人的角色。她也曾考慮以演員為職業,但父母認為她既是讀書的料,就不必走演員這條艱辛的路。
父母都是話劇演員,呂波自小在後台打滾長大,偶然還會客串小孩子或路人的角色。她也曾考慮以演員為職業,但父母認為她既是讀書的料,就不必走演員這條艱辛的路。

一覺醒來 六四變天

文革過後,因為人才凋零,加上觀眾心靈空虛熱衷看戲,像呂曉禾這些戲演得好、但又僥倖沒被迫死迫瘋的演員,都進入事業黃金期。

耳濡目染,呂波也打算朝表演藝術方面發展。

高中畢業,呂波考入北京廣播學院(現名中國傳媒大學),自由開放的大學文化令呂波眼界大開。「八十年代後期,經濟起飛,社會上響起一片民主的聲音。我們學校也鼓勵學生追求課本以外的知識,例如每星期會放映一些外面看不到的外國電影讓學生觀摩,也會定期舉辦文藝晚會。這些晚會誰都可以上去唱哦,但唱得不好,立時就會噓聲四起,觀眾就是有心嚇唬你。可是呢,要是你能挺住唱到最後,台下又會掌聲雷動,讚賞你的勇氣。」

正因為社會上有這樣一股開放和敢於挑戰的大氣候,因而才有八九民運的出現。

Barbara 呂波 快人快語 快意人生 (1)

「1989 年,我是廣播學院的寄宿生,當時很多大學生從四方八面湧來北京,街頭巷尾都在談論學生佔據天安門,我和班上同學也在議論事情會怎樣發展。6 月 3 日晚,因為我第二天過生日,所以很早就回宿舍跟媽媽通電話,媽媽還在電話中叮囑我,說局勢緊張,千萬別去天安門。我不以為然,還跟她說:『沒事的啦,人多著呢!』睡到半夜被吵醒,才知道天安門在凌晨時份開槍了。」

從來不是政治狂熱份子的呂波,說六四令她一夜之間長大了。「政治不再是掛在咀邊的虛無話題,它實實際際的影響著每個人的人生。我爸那一代的文革,我們這一代的六四,無論你身處哪個位置或抱何種立場,它都會改變你的前途、際遇甚至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現在我居於加拿大,從外面看中國政治,體會又完全不一樣。」

北京廣播學院畢業的呂波,接受的是最嚴謹的廣播培訓,其中包括清晨六時在學校操場吊嗓子,6 月 30 日,請繼續留意 呂波 快人快語 快意人生 (2)

《Location sponsor: Seasons In the Park Restaurant @ Queen Elizabeth P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