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Recycle masks 廢棄口罩的第二生命

2021-12-08 (星期三)

新冠肺炎疫情至今,口罩經已變成了日常所需。口罩屬一次性用品,每天均需更換,在幫助防疫抗疫的同時,廢棄口罩也成為了新的環保問題。根據海洋保護組織 OceansAsia 發表的最新報告指出,2020 年估計約有 15.6 億個口罩被丟進海洋中,需要長達 450 年才能被分解成微塑料,對海洋生物以及海洋生態系統造成負面影響。為了減低廢棄口罩對環境的污染,許多團體和企業開始尋找新的辦法,將廢棄口罩循環利用,給予它們第二生命。

Face masks have become a key tool in the fight against the Covid-19 pandemic but they are also a new source of pollution, with used masks seen littering streets, countryside and waterways across the world. Now, some designers and companies are recycling a vast quantity of face masks, turning the potentially hazardous waste into useful products.

口罩羽絨服

義大利設計師 Tobia Zambotti 把廢棄口罩做成了羽绒服。遠看這件冰藍色的羽絨服,你可能只覺得顏色挺清新,蓬蓬的看起來很暖和。走近才發現,它的填充物不是鴨絨鵝絨,而是一個個完整的、用過的廢棄口罩。Zambotti 收集了大約 1,500 個散落在冰島街頭的廢棄口罩,將它們存放在密封的塑料袋中一個月,並用臭氧進行徹底消毒,做出了這件不同尋常的羽絨服。

這件羽絨服稱為「Coat-19」。他們特意用半透明的防水材料做羽絨服的外層,希望這些清晰可見的口罩,警醒大家注意「疫情帶來的、荒謬的環境污染問題」。

Recycle masks 廢棄口罩的第二生命

口罩凳子

韓國大學生 Haneul Kim 也留意到相似的問題,他在學校設立了一個口罩回收箱,收集到 1 萬個廢棄口罩,並向工廠要到了超過 1 噸有缺陷的口罩。Kim 將口罩消毒、去掉鬆緊帶和金屬條,再用超過攝氏 300 度的高溫熔化加工,最後做成了 9 張口罩凳子。椅子沒有添加其他材料,即使是椅子上白色的大理石花紋、藍色和粉色圖案,也不是加入了染料或顏料,而是從原來的口罩中提取的顏色。Kim 希望這些五彩斑斕的凳子,能幫助大家能以創造性的思考去考慮廢棄口罩的污染問題。

文具、桌椅、馬路

Zambotti 的「口罩羽絨服」和 Kim 的「口罩凳子」,聽起來更像是獨立的藝術設計項目。但放眼全球,除了環保團體會定期組織義工到海灘撿塑料垃圾和口罩,其實也有一些更大規模的「廢棄口罩回收行動」正在進行。

法國一家初創公司 Plaxtil,從 2020 年 6 月開始就推出回收口罩的解決方案。一開始,他們跟當地社區合作設立 50 個口罩回收點,3 個月內收集到超過 70,000 個口罩。收集回來的口罩會先隔離至少 4 天,去掉鬆緊帶和金屬條,壓碎再通過紫外線殺菌消毒,最終製成跟塑料相似的材料,用來生產三角尺、直尺和量角器等文具,給當地學校的學生使用。 

Recycle masks 廢棄口罩的第二生命

在美國,TerraCycle 公司向小企業或家庭出售用於一次性口罩的回收盒,裝滿後寄回,這些口罩會被送往加工廠進行處理,回收成塑料顆粒後,再賣給第三方製造商,變身成為長椅、地毯或裝運托盤等。先收集,再回收,採取類似模式的公司不少,但一般都強調不接受醫療用的廢棄口罩。

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RMIT)有另外的想法,將 1% 的口罩和 99% 回收的建築材料混合在一起,製成鋪路的原材料。研究團隊將回收的口罩加熱消毒後剪成條狀,再跟回收後的建築碎石和混凝土混合,發現最終形成的材料在承重、耐熱、耐濕方面都有較好的表現。鋪設 1 公里的雙車道可以消耗約 300 萬個口罩。研究團隊稱,這種材料鋪設的道路更堅固且具有韌性,亦減少 93 公噸的塑膠垃圾。

隨著關注的人愈來愈多,廢棄口罩的回收利用將應用於更多領域上,從而有效減少對環境的污染和破壞。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Mattress recycling 大溫居民扔掉的床墊 原來有這樣的下場

Coffee grounds 一點都不浪費 用咖啡渣做成咖啡杯

Banana leaf packaging 泰國超市以蕉葉取代塑膠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