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Jone 徐繼宗寄語作曲人:旋律必須有動機

2017/09/13 (星期三)

請按此重溫訪問內容 Please click here to listen to archive interview

有朋自遠方來!Mary 盧玉鳯在 8 月份的「度身訂造」中很開心請到香港著名音樂人 Jone 徐繼宗到節目做訪問,暢談他對香港樂壇的看法及他的工作近況。

In August Mary has invited Jone Chui, renowned singer, songwriter, lyricist and producer from Hong Kong, for an interview.  The two chatted about the music scene in Hong Kong as well as how to break into the music industry.

由徐繼宗曲、詞、編或監的 Canto-pop 超過 200 首,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除了劉德華的《十七歲》、古巨基的《Be My Valentine》、羅志祥的《拼什麼》和薛凱琪的《男孩像你》,還有多首容祖兒的名曲例如《心淡》和《出賣》。
由徐繼宗曲、詞、編或監的 Canto-pop 超過 200 首,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除了劉德華的《十七歲》、古巨基的《Be My Valentine》、羅志祥的《拼什麼》和薛凱琪的《男孩像你》,還有多首容祖兒的名曲例如《心淡》和《出賣》。
 最近徐繼宗為徐天佑監製了五首歌包括《密陽》、《史上最遠離家出走》和《我們沒有不期而遇》,阿 Jone 說因為徐天佑不想歌曲有以往 Shine 的影子,所以二人花了很多心血在曲、詞、編上,讓每首歌都為徐天佑帶來一點點突破,大家對出來的效果相當滿意。
最近徐繼宗為徐天佑監製了五首歌包括《密陽》、《史上最遠離家出走》和《我們沒有不期而遇》,阿 Jone 說因為徐天佑不想歌曲有以往 Shine 的影子,所以二人花了很多心血在曲、詞、編上,讓每首歌都為徐天佑帶來一點點突破,大家對出來的效果相當滿意。

集合作曲人、填詞人、唱作人、唱片監製、歌唱老師、演唱會和音老師、以及擔任各大歌唱比賽之評審及導師於一身的 Jone,可謂大忙人。問到他平常怎樣取得靈感去寫歌,他認為寫歌就是將文字化為旋律,像說故事一樣,是一種情緒的表達方式。Mary 聽到有這樣的江湖傳聞,說阿 Jone 寫歌超快,Jone 笑謂並非每隻歌如此,倒是很快或很容易寫好的歌,水準一般都比較好,也比較受歡迎,好像劉德華《17歲》,就是他在坐港鐵的幾個站時間內創作出來的。Jone 說當時剛看完 2002 年的一部英文電影《八里公路 8 Mile》,覺得主角 Eminem 在戲內可以在坐巴士的數個站時間內作好一首歌,非常「有型」,所以自己也試試看,結果出來的《17歲》成為阿 Jone 自己的代表作之一;反觀自己花很多時間去創作的歌曲,有好些也埋藏在艙底不能面世。至於寫歌的靈感,他認為所有周邊的人和物也可以觸發起創作,他寄語創作人不要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閉門做車,要在生活中留意身邊事。

去年阿 Jone 和藍奕邦(左)和 Jerald(右)在多倫多的「 Taste of Asia 美食節」演出,三位音樂才子唱出多首中英文歌曲。藍奕邦和 Jerald 都是阿 Jone 經常合作的音樂人,份外有默契。(圖片源自 emagto 網頁,攝影:Jason L. K. Lau)
去年阿 Jone 和藍奕邦(左)和 Jerald(右)在多倫多的「 Taste of Asia 美食節」演出,三位音樂才子唱出多首中英文歌曲。藍奕邦和 Jerald 都是阿 Jone 經常合作的音樂人,份外有默契。(圖片源自 emagto 網頁,攝影:Jason L. K. Lau)
 工作雖然忙碌,但徐繼宗依然抽空教學,例如在香港教育學院教授流行音樂創作,和學生分享創作音樂的過程,所謂教學相長,阿 Jone 說自己也獲益良多。
工作雖然忙碌,但徐繼宗依然抽空教學,例如在香港教育學院教授流行音樂創作,和學生分享創作音樂的過程,所謂教學相長,阿 Jone 說自己也獲益良多。

談到近作,江若琳最新的歌曲《思念做宵夜》,曲、詞、監也是阿 Jone一手包辦。他憶述第一次認識江若琳時,對方就問有沒有好聽的歌可以寫給她,阿 Jone 就寫了一首,但她沒有選這首歌來唱,之後阿 Jone 就寫了 《思念做宵夜》。原本這首歌的詞是阿 Jone 用來作 demo 暫用的,但江若琳很喜歡,決定曲及詞一起取用,更邀請他做這首歌的監製。Jone江若琳每次到錄音室也會做足準備,比他要求還高,非常專業,值得一讚。另外,他還當了徐天佑最新專輯內 5 首歌的監製。提到這次合作,Jone 說挑戰度十足,因為這次大部份的歌都由天佑自己創作,而他不想帶著從前在組合 Shine 裡的陽光男孩形象,怎樣才能令樂迷耳目一新但又能接受,相當考功夫。阿 Jone 本來不認識徐天佑,後來因為工作天天見面,有吵架的時候,也有收工後一起開心吃宵夜的時候,大家了解多了,不但做事得心應手,也多了一個好朋友。

今年夏天阿 Jone 和太太 Tracy(後左)帶著一對子女來溫哥華度過一個悠長假期,Tracy 是 FM961 的前 DJ,因為 Tracy 的關係,阿 Jone 在放假期間也來擔任 Sunshine Nation SING 一代的面試評審。
今年夏天阿 Jone 和太太 Tracy(後左)帶著一對子女來溫哥華度過一個悠長假期,Tracy 是 FM961 的前 DJ,因為 Tracy 的關係,阿 Jone 在放假期間也來擔任 Sunshine Nation SING 一代的面試評審。
 Mary 和阿 Jone 的訪問,除了談及他近年的音樂作品和合作的歌手和幕後音樂人,也分析了現在香港樂壇的情況和新人入行的途徑,對 Canto-Pop 有興趣的朋友絕對要重溫該次訪問。
Mary 和阿 Jone 的訪問,除了談及他近年的音樂作品和合作的歌手和幕後音樂人,也分析了現在香港樂壇的情況和新人入行的途徑,對 Canto-Pop 有興趣的朋友絕對要重溫該次訪問。

Mary 提到一些現實問題,就是怎樣在樂壇賺錢維生?Jone 說如果以「長做長有」作衡量,製作演唱會或專輯的幕後人比較有保障,因為現今的樂迷寧願花幾千元去看一場演唱會,也不願用一百元去買一張 CD,所以音樂的需求永遠存在,只是形式不同:樂迷可以免費聽歌,就開始渴求看現場表演。再加上大中華巿場的潛力,樂壇內最賺錢的方塊就是演唱會。Jone 還說其實作曲和寫詞的收入並不多,但可以維持知名度及帶來其他工作機會。

至於想入行的音樂人,Jone 說他除了定期教唱歌及寫歌,也會不斷留意有甚麼值得培養的新人,可以加盟他自己名下的「搞大音樂」,例如新進音樂人溫翰文,本是阿 Jone 的學生,之後再簽約旗下。如果說發掘新人時最留意甚麼,阿 Jone 說是旋律的動機。他解釋好的旋律一定有動機,一個明顯的方向,想聽歌的人得到怎樣的感受,沒有動機的旋律聽起來即使很順耳,但很快便被人忘記,因為沒有動機的旋律,不會入心。

最後提到阿 Jone 自己的音樂路向,他透露現時正籌備一張自己的專輯,相信喜歡徐繼宗音樂的樂迷一定很期待聽到他自己的派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