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Thomas 梁燕城 曲線救國論 (1)

2015-04-23 (星期四)

患有精神分裂的父親

Thomas 梁燕城「時事直擊」M – F 8am, AM1470)的身份錯綜複雜,既是大學的哲學系教授,又是基督教傳道人,曾出版十多本歷史宗哲書籍和近百期學術季刊,同時亦是文化更新研究中心的創辦人,傳承中華文化之餘還在中國的偏遠山區助學扶貧。當然,自 1993 年加入加拿大中文電台起,燕城亦是資深的時事評論員和節目主持。

如此一位跨界宗教、哲學、歷史、文化、政治、民生的風雲人物,要了解他的人生觀可能要由童年說起。

Thomas Leung ("News Talk" M - F, AM1470) is a renowned Christian preacher, yet he is also an achieved philosophy professor, author, publisher, charity organizer and news commentator.  Always true to himself, Dr. Leung continues to make differences in many people's lives.

Thomas 梁燕城 曲線救國論 (1)

梁燕城的父母都是知識份子,媽媽是香港出生的洋派少女,在廣州中山大學就讀期間碰上戰亂,所以轉到坪石繼續學業。

「坪石在廣西和湖南交界,由廣州前往需要乘搭火車再轉船,我舅父送我母親離開廣州,在火車站遇到他在嶺南大學一個姓梁的同學,知道這名同學剛好也要到坪石唸書,於是拜託他在途中照看一下從未出過遠門的妹妹,想不到就此撮合了一段姻緣。」

燕城的父親雖然是經濟系的高材生,但熱愛文學,尤其詩詞歌賦,大學畢業後在昆明的中央銀行任職高層;燕城母親婚後則在昆明的西南聯大附中教授英語。1949 年,國共內戰已如火如荼,兩夫妻決定帶著兒子 - 亦即燕城的哥哥逃到香港。

「逃難的過程亦充滿戲劇性,因為當時局勢一觸即發,機票難求,雖然父母拜託了在航空公司工作的朋友想辦法,但一直沒有消息。突然某天傍晚,這位朋友帶著機票跑到他們家,說機票找著了,但現在就要上飛機!爸媽連煮好的晚飯也沒有吃,餸菜就這樣放在飯桌上,兩夫妻帶著幾件衣裳,抱起兒子鎖上門就走,從此再沒回來過。而就在他們飛往香港的途中,駐守昆明的國民軍投降了,走遲一步,我爸媽可能永遠沒機會逃到香港。」

父母都是高級知識份子,來到香港前途本應一片光明,但偏偏又有新的苦難等著他們。

移居香港後,燕城的父親依然關心中國時局,並暗自心痛。到文化大革命,傳來各種可怕的消息,他開始出現妄想症,覺得共產黨要來捉他,不能工作,不敢上街,甚至不肯走近窗邊,只把自己關在家中一個角落,嚴禁家人走近。

「爸爸發病時我剛上初中,我仍然記得患上精神分裂前的他,非常平易近人,經常西裝筆挺帶著我和哥哥上街玩。病發後的他完全變了另一個人,整天坐在廳中抽煙,性格變得很暴燥,經常對媽媽破口大罵,但因為我爸媽都是知識份子,英語了得,所以他們吵架一直都是用英語,小時候的我不知道他們在說甚麼,直至有一天我在學校學了一個英文字 destroy,當天晚上就聽到媽媽向爸爸哭訴:『you destroy the family!』」

梁燕城(右)小時候,爸爸曾任老師,經常在假日一家四口到新界遊玩,樂也融融。
梁燕城(右)小時候,爸爸曾任老師,經常在假日一家四口到新界遊玩,樂也融融。
 當時家庭環境尚好,父親常給燕城兩兄弟買玩具,包括全套武士裝備。
當時家庭環境尚好,父親常給燕城兩兄弟買玩具,包括全套武士裝備。
 在學校扮聖誕老人,燕城的媽媽還親來打氣,但美好的日子隨著父親的精神病而消失。
在學校扮聖誕老人,燕城的媽媽還親來打氣,但美好的日子隨著父親的精神病而消失。

奇裝異服的反叛歲月

燕城的媽媽是非常堅強賢慧的中國女性,目睹丈夫由溫文有禮、才華洋溢的好丈夫、好父親,一下子變成精神錯亂的廢人,她始終不離不棄,侍奉丈夫至終老,期間還挑起一家重擔,考獲政府公務員資格在社會福利署任職,退休時已位至九龍區的總管。

因為紏結的家庭環境,燕城兩兄弟比同齡孩子早熟,小小年紀就開始探索人生的意義和苦難的根源。

培英中學就讀的燕城自小就是書生,喜歡閱讀和思想,兼且能言擅道,但父親病後開始變得反叛,經常在課堂中插嘴起哄,引人注意。

初中三年級,燕城碰到一位好老師將他導入正途,這位姓吳的英語老師覺得燕城天資聰穎,在學校搗蛋其實只是發洩情緒,於是鼓勵他閱讀西方哲學和文學巨著。

可能天才都需要高難度的挑戰才肯乖乖學習,我們看得眼冒金星的柏拉圖莎士比亞燕城一讀著迷。

升上中四,另一位中文老師又挑戰他佛學的知識,十三歲已熟讀莊子燕城為了跟中文老師較勁又開始研究佛經,還學習打坐。

繼續思索世事萬物的真理,燕城開始研究更多宗教和哲學的理論,由「佛」入「道」,由「道」入儒」。

哥哥出國留學時,燕城唸培英中學,開始研究中西方哲學,尤其精於佛教、道家和儒家思想。
哥哥出國留學時,燕城唸培英中學,開始研究中西方哲學,尤其精於佛教、道家和儒家思想。
 入讀香港中文大學後,每天穿著長衫上學,蔚為奇觀,還和志同道合的朋友自組「新亞八君子」,在校園張貼大字報和極左派的學生爭辯。
入讀香港中文大學後,每天穿著長衫上學,蔚為奇觀,還和志同道合的朋友自組「新亞八君子」,在校園張貼大字報和極左派的學生爭辯。

中六期間,燕城冒眛寫信給現代哲學大師、有「當代新儒家」之稱的唐君毅。當時唐君毅中文大學屬下的新亞書院任教,居然回信並邀請燕城小友到中大見面詳談。這次的會面激起燕城考入中文大學的決心,自此發奮苦讀,結果以最高分的成績考入中大哲學糸。

梁燕城讀大學,被當年的中大同學封為「中大一景」,很多同校或別校的學生都特地跑來偷看他,開開眼界。

因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燕城是唯一穿著長衫上課的中大學生。

「說到底其實是年輕人自命不凡的心態作崇。當年中大的校園內有一批所謂的反叛派,他們反對殖民地主義,拒絕穿西服,每天穿著中山裝襯涼鞋以示心繫祖國。我冷眼旁觀,覺得這只是凡夫俗子低層次之作,何似我學儒學道之人理想之崇高?我乾脆一襲素色長袍,衣袂飄飄更出塵。當然,現在回想起來,就知道追求學問無需奇裝異服,那只是自己年少輕狂的幼稚和驕傲而已。」

Thomas 梁燕城 曲線救國論 (1)

信仰之途 迂迴曲折

不畏強權,無懼別人目光的梁燕城自小就思想獨立,只要覺得是對的,雖千萬人吾往矣;但假如發覺自己的觀念似是實非,亦有勇氣承認錯誤,重新走入正軌。

宗教,對世上大部份的善男信女來說只是心靈寄託,未必會執著於真假和邏輯性,但梁燕城的性格,既不肯盲從附和,亦不會道聽途說,必須發問發問再發問,考証考証再考証。

自小跟隨父兄閱讀中國歷史的燕城,因為經歷家庭變故,童年迷的不是老夫子,而是老子莊子孔子孟子,還有釋迦牟尼

十五歲嘗試打坐,少年人心如明鏡,不費吹灰之力就臻入化境,能感到一股真氣在體內流動,靈魂和宇宙萬物融合為一體。

但即使熟讀所有古文典籍,仍隱隱覺得未找到最終答案,究竟是誰主宰宇宙,引導人心?

燕城自小就讀基督教學校,對聖經其實並不陌生,只是年輕人的反叛心態,你想我信?我偏不信!故意找尋例証否定聖經的內容。

但讀了哲學,開始以理性的角度來論証聖經,燕城不得不承認,他追尋已久的答案可能就在這本黑皮小書裡。

大學三年級,燕城跟隨學長參加團契和查經班,開始對基督教的教義心悅誠服,而一群善良純潔的教友,更令燕城覺得這個宗教也許真能改變人的本質,洗滌心靈,自此燕城成為虔誠的基督教徒,現在更是備受尊崇的傳道人和作家。

當然,信奉了基督教,燕城亦脫下長衫回復普通人打扮。「正如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以凡人的形態在人間完成神賦予的使命,基督徒當然亦不應脫離羣眾,標奇立異。」

在信仰的道路兜兜轉轉很長時間才找到目標,燕城沒有覺得冤枉,反而認為上帝自有安排。

「我覺得一切都是為了中國的今日。我的經歷、我的波折、我的見識、我的領悟,造就了一個特殊的位置讓我為中國作出貢獻。」4 月 30 日,我們繼續聽梁燕城講故事,看看他如何用自己的方法救國救民。

〈Location sponsored by Flying Beaver Bar and Grill at 4760 Inglis Drive, Richm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