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Jo Jo 汪棗兒 有營甜姐兒 (1)

2014/03/23 (星期日)

陰陽失調的營養學

Jo Jo 汪棗兒「週六品味圈」Sat 9am, AM1470)說話嬌滴滴,笑起來眼睛瞇成一線,一派開心少女模樣,我還以為是本台的後浪小朋友,但原來她是加拿大的註冊營養師 Canadian Registered Dietitian,更是加國少數能得此認證的華人之一,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Jo Jo Wang ("Lifestyle Reunion", Sat 9am, AM1470) is a Registered Dietitian in Canada, specialing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 nutritional management.  Everybody knows how to eat and drink, but for patients of severe illness, eating can be 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

Jo Jo 汪棗兒 有營甜姐兒 (1)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 Jo Jo 是家中獨女,16 歲出國留學,在多倫多讀中學時跟學校的 counselor 商討報考大學事宜。因為沒甚麼特別想讀的學科,但對食物非常有興趣,counselor 於是提議:「你化學成績好,可以考慮讀 food science 或 nutrition,前者是食物處理(進食前);後者則針對食物進入人體後的功能和影響(進食後),兩者都和食物有關,但後者要求更多的醫護知識。」Jo Jo 於是聽取 counselor 意見,考入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 修讀營養學。

營養學是較為冷門的學科,全國只有少數大學有此學系,而四年的學制中,學生除了修讀生物和化學,還要做很多和食物有關的研究,Jo Jo 畢業時的習作就是研究 -「如果焗製麵包時以黃豆粉(soy flour)來取代部份麵粉,最高可以加到甚麼份量而不會影響麵包的鬆軟度」,是不是聽起來已經非常有趣?

同樣有趣的,是讀營養學的男女比例。Jo Jo 讀書時的男女比例是 0:40,亦即全班四十人,清一色女將。而在 BC 省的註冊營養師名單中,男性亦少於 10%。咦?這個學系雖然營養均衡,但似乎有點陰陽失調 ...

「這可能跟學系的名稱有關,在很多大學,營養學不叫 Nutrition 而叫 Human Ecology 或 Home Economics ...」

噢,難怪男孩子不喜歡,Home economics ... 趕客,趕客。

Jo Jo 所讀的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位於 London 巿,是加拿大的十大名校之一。
Jo Jo 所讀的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位於 London 巿,是加拿大的十大名校之一。
 Jo Jo 在大學主修老人營養管理,因為覺得老人常被忽視。
Jo Jo 在大學主修老人營養管理,因為覺得老人常被忽視。

由老人院到 ICU

很多人都可以自稱為營養師,重點是「註冊」兩個字。

要成為註冊營養師,相關學系的畢業生必須在畢業後三年內找到 internship 的機會,在 Jo Jo 的學校,40 名學生只有 10 個實習名額,競爭非常激烈。

Jo Jo 非常幸運,剛畢業即獲選為 intern,而因為她主修的是老人營養管理,於是來到溫哥華,在一年的時間內被派往不同的老人院和醫院實習。實習期滿,Jo Jo 獲其中一間實習機構 Langley Memorial Hospital 聘用,在其醫院及附屬老人院任職全科營養師,工作了接近十年。現在 Jo Jo 在 Burnaby Hospital 工作,負責「深切治療部」(ICU)和「心率觀察科」的營養管理,包括插喉(tube feed)的處方和劑量。

飲食是人類本能,但從醫學角度管理飲食和營養,卻是另一碼子事。

在醫院內負責 ICU 營養管理的 Jo Jo,每天早上 9am 和其他醫生和藥劑師巡房,討論每位病人的病情進展,之後處方屬下病人的餐單和劑量。下午則和病人及家屬見面,聽取意見並教他們病後的飲食調理。
在醫院內負責 ICU 營養管理的 Jo Jo,每天早上 9am 和其他醫生和藥劑師巡房,討論每位病人的病情進展,之後處方屬下病人的餐單和劑量。下午則和病人及家屬見面,聽取意見並教他們病後的飲食調理。

「每種疾病或不同的身體狀況都有相對的飲食守則,例如一個病人剛做完手術,我們不能讓他吃太多,因為他可能已連續多天沒有進食,一下子吃太多會影響他的心跳和身體內的化學平衡,所以我們會慢慢加添食物的份量;相反的,有些孕婦因為嘔吐而不想進食,我們便要嘗試不同餐單,因為缺乏營養會影響胎兒的發育。至於每個病人有不同的宗教、飲食習慣和 food allergy,我們也必須留意。」

是不是醫院的食物真的比較難吃?

「唔,不能說難吃,只是看起來不太 appealing,加上生病的人心情不好,難免影響食慾。其實我們做過實驗,給醫院的食物換個漂亮的 setting,熱呼呼的奉上,吃的人立刻完全改觀。」

Jo Jo 汪棗兒 有營甜姐兒 (1)

減肥餐單

內容有商量,賣相要漂亮,豈止食物,我們對外型的要求何嘗不是?

作為註冊營養師,Jo Jo 常被朋友要求開減肥餐單。現在坊間流行的各種瘦身排毒、溶脂灌腸、全肉、全素、全 raw、全發酵、三天減五磅、五天減十磅等等的減肥餐單,Jo Jo 有何看法?

「健康的人消化良好,偶爾嘗試不同餐單作短暫的比較,其實無傷太雅。但有慢性病的病人,或健康稍差的朋友,對飲食的選擇就要比較理性。我們有時也會收到病人投訴,說我們註冊營養師保守,不肯為他們想些 short cut 去減肥,但我們有專業操守,沒有足夠的科學根據,我們不會鼓勵病人貿然嘗試。」

在醫院工作將食物當科學的 Jo Jo,工餘有一個完全相反的興趣,她喜歡做蛋糕,不但設計和味道達專業水準,在網上行銷更供不應求。3 月 30 日,有營甜姐兒,我們會讓大家開開眼界,看看她別出心裁的「海鮮肥牛火鍋生日蛋糕」。

《location sponsored by 大阪超級巿場 @ 八佰伴中心》